大燕。

天元二十四年。

皇城豐都中,公主府大門前。

此處正張燈結綵,大門上貼著一對對大紅囍字。

顯然是在辦成親典儀。

然而與這紅紅火火的環境不同的是。

在門口迎親的,隻有站在前麵的新郎官,和身後跟著的幾個仆從。

這麵容俊朗的新郎官,身著紅袍,身上帶著大紅花。

然而臉上,卻是眉頭微皺。

“穿越了就算了。”

“這會試一完事,一出貢院就被錦衣衛抓了過來成親。”

“新娘子還是個素未謀麵的病弱公主。”

“這是什麼開局?”

蘇逸無奈的說著。

是的,他是一名穿越者。

前世作為一個醫生的蘇逸,一朝穿越到了大燕這個架空的古代皇朝。

最初的時候,本名也叫蘇逸的原主人已經到皇城了。

正準備進京趕考,參加會試。

然而在進考場的前幾天,卻因為參加了一個什麼讀書人的聚會,喝了些假酒之後,便一醉不起了。

於是,蘇逸便穿越了過來。

麵對浩瀚如煙海的會試內容,他隻能耐著性子,結合原主的那些記憶,臨時抱佛腳一樣的參加考試。

想著說,等到考試完後,再考慮日後的事情。

原主原本的學業就不差,這八股文可以說是手到擒來,再加上自己前世受過的十幾年高等教育。

考完之後,蘇逸覺得自己似乎能取得個不錯的功名。

可剛剛一出昏天黑地的考場,就立馬被兩個禦前侍衛給綁來了。

然後他才知道自己是要娶公主!

並且還是給一個身患重病的公主沖喜!

這娶了公主之後,按照大燕律法,他知道自己就不能再參加科舉了。

原主十八年寒窗苦讀,就這麼浪費了

對此,蘇逸也隻能輕歎一聲。

而且,接受過原主記憶的他,自然也知道不少這個世界的事情。

聽聞他將要娶的那個十三公主,因為病懨懨的身體,禦醫說是活不過十六歲了。

因此天元帝也是無奈,隻能找欽天監要了一個生辰八字。

然後就按著這個生辰八字,把正巧符合的蘇逸抓了壯丁來沖喜,望以此來讓自己女兒的身體有所好轉。

“也不知道這欽天監說的是真的是假。”

蘇逸嘀咕道:“聽那群人說,這欽天監算了之後。”

“得出了一個生辰八字,然後說是天賜良緣。”

“還說這生辰八字的兩人結合後,不止十三公主能活過十六歲。”

“還能保大燕國運長隆。”

作為這生辰八字的指定一員,蘇逸隻能無奈。

“還真是‘天降良緣’啊......”

但這是當今陛下親自發出的旨意,作為一個小小讀書人的蘇逸,他這親就是不成也得成了。

蘇逸苦笑了一下。

“雖然我原本也冇有多想當大官,事已至此,做個閒散駙馬好像也不錯?”

“聽聞我這個小妻子身體並不好,應該也管不了我太多。”

“最多成親之後,大家互不乾涉就是了......”

打定主意,蘇逸心中也輕鬆了不少。

冇過一會兒,那大紅花轎已經到了眼前。

旁邊的喜婆,對於公主府門前,隻有一個新郎官,帶著一眾仆人迎親的冷清場麵視而不見,臉上帶著喜慶的笑。

“新娘子到咯!”

蘇逸按照喜婆的指引,踢了轎門。

花轎內走出一個嬌小的人兒,頂著大紅蓋頭。

宮裡裁縫量身定製的禮服,套在這個身材嬌小瘦弱的公主身上,看起來一陣風就能吹倒,身高大概就到蘇逸的胸前。

“新郎官抱新娘子跨火盆了!”

因為旁邊喜婆的突然出聲,那小小的身子還顫了一下。

蘇逸看她蔥白的手指,抓著衣襬,抓的緊緊的,不由的有些好笑。

看來他這個小妻子,是個膽子很小的。

他說道:“我抱你進去拜堂。”

說完,便把新娘子直接抱起。

懷中重量輕飄飄的,再加上這公主個子也不高,活脫就是一個小蘿莉啊!

就在這時,懷裡的人兒,小小一聲驚呼。

從袖子裡伸出小手,死死地抓住蘇逸的喜服,聲如細蚊一般的說了一聲:“慢些,我怕!”

蘇逸聞言一愣,這聲音細細的,帶著少女的軟糯,聽起來極為悅耳,不禁柔聲答道:“好。”

跨過火盆,公主府正堂中,蘇逸已經和新娘子站在了堂中,是要準備拜堂了。

他環視了一圈周圍的人。

除了這些仆人外,並冇有多餘的客人,這公主成親,排場也未免太小了些。

就連這過程也簡便了不少,很快便傳來司儀的聲音。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直到對拜的時候,蘇逸才發現。

這眼前人的身體似乎真的是糟到了一定程度,對拜的時候,連身子都有些發抖。

蘇逸忍不住伸手扶了扶她。

在感覺到陌生男子的觸碰之後,對麵的小姑娘,竟然微不可察的,輕輕顫了一下。

這讓蘇逸又是哭笑不得。

看來自己這成親的對象,似乎還不是太糟糕?

就是這身體

不待蘇逸細想,那司儀已經紅光滿麵的,喊出了那句最關鍵的話。

“送入洞房!”

蘇逸便又直接把新娘子抱起。

因為十三公主體弱的原因,天元帝就下令,禁止了鬨洞房這一步。

僅僅是讓人送進去之後,就結束了典儀。

洞房裡,蘇逸輕輕的把自己的小妻子放在床上。

在旁邊喜婆的催促紅,拿起旁邊的玉如意,揭開了蓋頭。

原本想著,他這個小妻子,瘦瘦小小的一個,估計長相也是一般。

卻不想,紅布之下,是一張讓蘇逸感到無比驚豔的麵龐。

明眸皓齒,膚如凝脂。

那長長的睫毛,正在一顫一顫的抖著,再加上那雙水潤的眼眸,顯得極為楚楚動人。

這幅樣子比起蘇逸前世見過的,那些網絡上化了妝的女子都要好看萬倍。

那雙大眼睛,有些怯怯的看了蘇逸一眼,很快便害羞的垂了下去。

或許是常年患病的原因,趙曼兒的臉比一般人更白一些,再加上這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極其惹人憐愛。

這時候,趙曼兒雙手捏著衣角,低著頭,咬著嘴唇,不敢正視蘇逸。

僅僅隻是偶爾,抬起頭來偷看一眼。

在蘇逸這麼大膽的注視之下,臉上不禁浮起了一片紅霞。

聲音依舊很小的說道:“你......你就是我的夫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