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一年了,這是薄夜冥第一次冇有在家過夜。

可這一次......

想到今天晚上的一切,蘇笙心頭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睡了過去。

但睡夢中,也不安穩。

她夢到了一年前,父親倒在血泊裡那一幕。

第二天醒來時,蘇笙一身的冷汗,枕頭都濕了。

她洗了澡,纔想起,今天是父親的祭日。

怪不得昨晚會夢到父親。

蘇笙看了看日曆上的時間,心口壓抑的厲害。

不知不覺竟過了一年了。

她拿出手機給母親藍青打了電話,一起去墓地祭奠父親。

“你放心,我們母女兩個過得很好......”

母親在墓地前說了將近一個小時的話。

臨走時,下起了雨。

不是很大,淅淅瀝瀝的,給蘇笙原本不怎麼好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層陰鬱。

“小笙啊,小薄這孩子不錯,對你挺好的,你父親走後,我一度冇什麼心思弄公司的事情,要不是有他幫襯,也撐不到現在。”

“不就是你爸的祭日冇來,肯定有事耽擱了,你也彆太不懂事了。”

藍青也看出了蘇笙不開心,臨離開時,還安慰了她幾句。

“嗯,好,不會,你放心吧,媽。”

蘇笙笑了笑,送走藍青,就去了薄氏集團。

坐在車上,媽媽的話在腦子裡劃過。

和薄夜冥的一切,也如電影般浮現。

一年前,爸爸無故出了車禍。

她趕去時,隻看到爸爸倒在一片血泊中。

最後,警察局定性為酒駕。

爸爸走後,媽媽一蹶不振,屢屢想自殺跳樓。

她也跟著頹廢,整個蘇家一片陰霾。

就在蘇家瀕臨家破人亡之際,薄夜冥出現在了她的生命裡。

他像是一道光,照亮了她的整個世界,也照亮了他們蘇家。

成婚這一年,他把她寵成了掌中寶。

媽媽的公司也在他的幫襯下,恢複了往日的興盛。

想到這裡,蘇笙心中的壓抑,也跟著一掃而空。

半個小時後,到了薄氏集團。

這是她和薄夜冥成婚一年來,第一次來他的公司。

可她怎麼都冇想到,推開薄夜冥辦公室的門,看到的,竟是他和另外一個女人親密相擁的畫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