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舒睜開眼,看到四周情形,發覺自己身處在何處時,先是懵逼。

隨後一陣陌生記憶湧入腦海,緊接著氣的她咬牙道:“我穿越了?不會這麼坑吧?”

她穿越一個傻子花癡身上,而且剛剛還生了兩個孩子!

其他的記憶來不及整理,她隻知道,現在身受重傷,還被毀了容!

她咬了咬牙,用了渾身的力量撐著自己站起來。

剛靠在石壁上,突然小腹一陣劇痛。

秦舒猛地瞪大了眼,“不會是肚子裡還有一個吧?這是懷了三胞胎?”

完全來不及想太多,腹部一陣陣昏天暗地的疼痛襲來。

隨著一道哇哇哇嬰兒啼哭聲出現,秦舒差點兒暈過去。

她一把接住了嬰兒,咬著牙,將綁住腳的鎖鏈打開,跌跌撞撞的朝著山洞外走去。

山洞外,陰沉黑暗的天色,似乎山雨欲來的趨勢。

她緊緊抱住嬰兒,眼前一陣陣發黑,她虛弱的快要撐不住了,馬上就要暈過去了!

現在還能有一線神智在,隻因為都在靠著意誌支撐。

“要救寶寶......救我的寶寶......”

腦海中忽然響起一道原主殘留的聲音。

秦舒靠在一顆大樹上,她纔想起來,其中一個孩子好像是被雲月吟斷定死胎,並且要扔出去喂野狗毀屍滅跡。

原主雖然傻,但是一個護著孩子的母親,所以纔會有這種執念留下來。

她閉上眼,緩了片刻。

剛睜開眼,準備去尋找時,腳下一軟,還冇來得及倒下時,背後突然被人一把推了出去!

身下竟然是萬丈深淵!

從懸崖上傳來雲月吟的話語,“幸好我回來看一眼,要不然豈不是讓你逃了?!被刺了那麼多劍還能活下來,你的命也太大了!雲舒!去死吧!”

風從耳邊刮過,秦舒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墜落,但她始終抱著嬰兒。

狂風捲著她凜冽的話語傳至上方。

“雲月吟,我若活著,一定親手送你入地獄!”

雲月吟聽到,張狂大笑,“你個傻子還想跟我鬥?下輩子吧!現在是我送你入地獄!”

四周,夜色漸漸寂靜。

......

四年後。

京城城外三裡處涼亭內。

站在亭子內,幾乎可以將京城一覽無遺。

“主子,小少爺跑進城了,這是他藏在半路的書信。”景恒來到亭子內,向背影窈窕有致,氣質絕塵的女子稟報道。

女子聲音慵懶的開口,“書信?拿給我看看。”

“是。”

女子拿到書信,低頭一看,短短幾個字,“去找渣爹算賬!”

女子就是雲舒,她看著紙上歪歪扭扭的幾個字皺起眉,轉眼過了四年了!

她回來了,要為原主報仇!

還要去找另外一個孩子!

至於那個被雲月吟丟給野狗的嬰兒,她一定會幫那個孩子報仇!

“主子,要派人去夜王府找小少爺嗎?”景恒問道。

雲舒清冷的揚了揚眉,“將那小子給我抓回來。”

“是!”

......

夜王府。

府門前。

一道小小的身影,藏身在一顆大樹後,一雙滴溜溜明亮的大眼睛,盯著夜王府的動靜。

他手裡抱著一個用白布包裹的還在動來動去的東西。

“那個渣男怎麼還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