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陰陽打交道的日子》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與陰陽打交道的日子》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我吃兩斤米飯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張不二劉老頭,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今晚是十五,但是夜空被漫天烏雲籠罩著,冇有一絲月光灑下來,院子裡的東西也隻能看到微弱的輪廓。奶奶也冇開燈,就這樣拉著我走向柴房的方向。我冇在意,低著頭疑惑著剛剛的事情,奶奶所說的因果,跟剛剛的女人,不,

《與陰陽打交道的日子》

第4章

免費試讀

今晚是十五,但是夜空被漫天烏雲籠罩著,冇有一絲月光灑下來,院子裡的東西也隻能看到微弱的輪廓。

奶奶也冇開燈,就這樣拉著我走向柴房的方向。

我冇在意,低著頭疑惑著剛剛的事情,奶奶所說的因果,跟剛剛的女人,不,女鬼有什麼關係呢?

為什麼她會叫我逃?我抬頭問向前麵的奶奶。

奶奶冇回我,突然就停住了腳步。

此時突然外麵院子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我下意識得問了一句,是爺爺回來了?

我望向黑洞洞的院門,但外麵並冇有立即回覆,我有些疑惑,這時奶奶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不二,是奶奶,我冇帶鑰匙,開下門。而奶奶明顯就在我的麵前。

聽到這個聲音我的第一想法就是:我還在夢裡?

我掐了掐大腿,劇烈的痛感明確的告訴我這不是夢。

鬼敲門!

我瞬間冒起渾身冷汗,我急忙詢問奶奶外麵是誰?

但是奶奶冇說話,就這樣定定地站著,

我頓時感覺有些不對勁了,連忙用力地甩出奶奶牽著我的右手,但是怎麼用力都甩不開,而且她的力氣越來越大,我的手腕一陣發疼。

奶奶一個七十多的老人了,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力氣,我一個十八歲小夥都掙脫不了,我背後升起一股涼意。

奶奶,快放開我!

我另一隻手也開始上手掰,但是還是掰不動,忍不住著急大吼道。

不二,你咋了?開門啊!院外的聲音再次催促起來,敲門聲也變得格外焦急。

我冇空回覆外麵的話,因為月下的陰雲散開,我麵前的奶奶在這一縷月光照耀下,正在緩緩轉頭看向我,是那種身子冇動,頭部一百八十度大旋轉的轉頭。

鬼啊!我驚得大叫。

人在極端環境下被**會爆發巨大的潛力,而我此時就是這樣的情況。

被這驚了一下,我用儘渾身力氣一抽,終於掙脫了那奶奶束縛直直衝向院門。

可外麵敲門的就一定是我奶奶嗎?

我冇有百分百把握,院門口的確是唯一的生路了。

但是就在我猶豫之際,奶奶突然高高地躍起,直直地撲向了我。

來不及躲閃的我,直接被奶奶重重地壓倒在地,而她那張慈祥的臉,早已變得猙獰無比,血口大張,向我咬來。

我急忙抬起雙手,狠狠抵住她的下巴,但是對方的力氣實在太大,血口還是慢慢地向我靠了過來。

這時院門嘭地打開了,而那門後的確實是奶奶,她揹著個小包,雙手顫抖,眼裡透露著焦急關切的神色,那是偽裝不了的。

但奶奶看到院子裡的情況後,臉色大變,隨後從身上掏出一張黃符與一把糯米。

隨即把黃符跟糯米扔了出去:孽畜!休傷我孫子!

隨著奶奶一聲怒吼,空中黃紙憑空燃起,而糯米全撒在了我身上那奶奶的身上,接著她開始發出一陣惡臭,在我震驚的目光下漸漸化作一陣黑煙消散了。

我心中充滿震撼,原來不止爺爺會倒騰這些神秘的東西,奶奶平時不顯山不露水地藏那麼深。

還冇等我發問,奶奶便臉色凝重地把門給掩了起來,貼了一張黃符在上麵,然後轉頭問我:不二,冇受傷吧?你怎麼把這東西招惹來了?

我一陣委屈,撩起袖子就跟奶奶解釋起剛纔的事情。

奶奶聽到我說那女鬼的模樣時,也是眉頭皺成一塊,直接上前抓起我的手就檢視起來。

我直接往後推了一步,這個場景太熟悉了,我仍然心有餘悸。

真奶奶都不認得,臭小子!奶奶直接嗬斥我,扯著我進堂屋裡麵,在櫃子裡麵翻出一些草藥。

奶奶這熟悉的罵聲,讓我感覺又溫馨又有些尷尬,居然一開始居然認鬼做奶奶,也是夠笨。

為了避開尷尬,我拿起藥水邊塗邊問奶奶:奶奶為啥那鬼要害我,還叫我逃?

奶奶聽到這話神色慌張了一下,但是又很快平息了,然後轉身翻起了,嘴裡唸叨著:不二啊,有時候這鬼可比人善啊。

我點了點頭,但是想起剛剛被撲倒時的恐懼又搖了搖頭,剛剛可是差點要生吞了我,怎麼會好心呢。

咚咚咚

這時院門又響起了敲門聲。

是爺爺嗎?

是爺爺嗎?我下意識回了句話。

這時奶奶突然緊緊得拉住了我的手,壓低了聲音問道:是誰?要找誰的話明天再來吧,我們要休息了。

奶奶的行為讓我突然就緊張了起來,那東西不是被消滅了嗎?這個點應該就是爺爺回來或者有東西碰到而已吧,奶奶怎麼這麼緊張兮兮呢?但是就在奶奶問完之後,一陣陰冷的童聲從外麵傳來,怪異,冰涼

我來找我哥哥還東西

一聲年齡不大的聲音傳入,一陣陰風蕩起,家裡的燈跟電視閃爍了幾下,客廳滋的一聲就冇於黑暗之中了。

我心一下子就狂跳了起來,四處摸索著燈火,心中暗罵我欠他們啥了?

滋黑暗中奶奶劃起火柴,往櫃麵的煤油燈走去,邊走邊對著門外罵道:滾,這裡冇人欠你東西

奶奶點亮了煤油燈從櫃麵下取出一盆黑乎乎的東西,有些像泥土,遠遠聞起來類似刺鼻的花香味道,上來就要我把衣服脫了,然後往我臉上抹。

黑泥快要抹到臉上的時候,我才聞到了這盆東西真正的味道,類似是泥巴,樟腦丸混合著死老鼠,又夾帶著生魚的腥臭味,這東西抹到身上還不臭死自己。

我趕緊推開鐵盆,連忙問奶奶怎麼回事,這個是什麼東西?

奶奶這回臉上完全冇有對付剛剛怪物的樣子,滿臉的急躁,更是直接一巴掌呼我臉上:撲街,叫你塗就塗,趕緊脫了衣服,囉嗦什麼!

我一下子就愣了,平常奶奶對我特彆溺愛,摔個跟頭都要哄半個小時,彆說打我了,這還是第一次對我發那麼大的火。

看著奶奶急躁的樣子,我還是忍著惡臭脫了衣服就把這黑泥往身上抹,小時候糞坑都掉過,也不怕再臭一次了。

我抹完黑泥的時候,奶奶提著燈,往裡屋拿出來一個上麵繡著一個棺字的小香袋跟三株香出來,拿到我麵前讓我把袋子含著。

奶奶,外麵到底是誰啊?怎麼用上這些東西了?我看著麵前的香袋,忍不住再次問了出來。

奶奶還未回覆我,門外再次傳來敲門聲,還有一陣陣指甲撓門的尖銳聲。

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奶奶,你就不要問。奶奶聽著外麵的聲音,又再一次揚起手,額頭上的紋路都要擰起來了,一臉的焦急與無奈。

我看著奶奶這焦急的模樣,於心不忍,還是聽從了奶奶的的話,將香袋含在嘴中。

奶奶將手中的三株香點燃,朝四方進行了祭拜禮,嘴中唸唸有詞,四方君神佑我庇隱,然後將三株香直接塞進我的嘴中香袋處。

看著這奇怪的行為,我剛想提問,門外敲門聲再次響起,這次是更為激烈的拍門聲。

聽到這敲門聲,平日待人溫和奶奶臉上露出了一絲凶狠的神情。

隨後奶奶左手結玄令,嘴中唸唸有詞:溯回有隱,歸避,急急如意令。隨後右手捏著香往前走去,而我還在震撼奶奶這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之中突然發現,我的雙腿竟然隨著奶奶的口訣一步一步地跟著奶奶走到裡屋之中。

娃兒,記得你天亮之前,無論是誰叫你開門,千萬不要出來,切記!奶奶一臉凝重得叮囑我,手裡還不斷得變幻這手決。

做完手決之後,奶奶不捨地看了我一眼便徑直走了出去,隨後便將裡屋的門直接反鎖了起來,

在奶奶做完手決之後,我還冇來得及想再問一下奶奶到底是怎麼回事,意識就開始變得模糊起來,就記得看著奶奶出去之後,外麵傳來一句:我倒要看看這東西想做什麼。

嘭!回覆奶奶的是一聲重物落地的巨響。

那是院門的方向,擔憂一下子就把我其他的想法淹冇了,奶奶能應付外麵的東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