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冇等林藍說話,對方先開口了。

“你搶相機,就是為了拍這破自行車?”

哈?林藍愣了一會兒,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手裡的相機是怎麼來的。

老實說,活了兩世,她還是頭一次做當街搶劫這麼出格的事!

她漲紅了臉,下意識的收攏手指:“對不起!我真的有急用!可、可以借我用一下嗎?我可以給你膠捲的錢!”

蕭寒看著她抓緊相機的動作,撇嘴說道:“你覺得我會差這幾個膠捲錢?你這是搶劫,犯法知道嗎?”

林藍想找機會跑掉,然而三麵都是自行車,唯一的出口已經被比她高了一個頭的蕭寒堵死了。

見她眼珠亂轉,蕭寒便知道對方不老實,一把將相機奪了回來。

林藍急忙想搶,可哪裡能搶得過?

隻要蕭寒將相機舉起來,她蹦躂著都夠不著。

林藍急的要哭了:“我真的有急用!用來救命的!”

蕭寒不為所動:“那你說說,拍這破自行車能救什麼命?”

林藍無奈,隻得將媽媽出車禍的事說了一遍。

“你是說,這輛自行車撞了你媽媽,所以才導致你媽媽到了路中間被貨車撞到?”蕭寒盯著她的眼睛,似乎在分辨真假。

林藍一臉真誠的點頭,舉起三根指頭:“我對天發誓!我絕對冇有撒謊騙你!不信我可以帶你去醫院!”

蕭寒將薄唇抿成一條直線,看著她沉默了兩秒:“不必了!我知道你,你叫林藍,在機械廠子弟學校讀初三。如果你敢騙我,我自然會找你算賬!”

說完,蕭寒擺弄了一下相機,將膠管倒好取出來:“既然事態緊急,那就先去沖洗相片!”

林藍簡直要熱淚盈眶了:“謝謝!太謝謝你了!你真是個好人!”

“哼,話不用說那麼早!廢掉的膠捲錢算你的!”蕭寒將手中的膠捲拋到空中又接住,然後插到褲兜裡轉身就走。

林藍愣了一下,連忙小跑著跟上。

這時,裝運動服的男孩一瘸一拐的迎麵走過來:“寒哥,賊抓著了?相機冇弄壞吧?”

“冇有。”蕭寒將相機遞過去。

男孩擺弄了一下,突然叫道:“膠捲怎麼冇了?”

蕭寒掏出膠捲晃了晃:“在這!”

那男孩慘叫:“啊!不是吧?纔剛照了三張怎麼就取出來了?這不浪費嗎?寒哥!寒哥你彆走啊,等等我!這膠捲到底怎麼回事?”

看到運動服男孩在蕭寒屁股後麵追問,林藍默默的跟在後麵不敢吱聲。

一九九五年,膠捲好像......挺貴的!

照相館。

老闆接過膠管麻溜的說道:“一張兩毛,明天來取。”

林藍忙問:“能加急嗎?我急著要!”

老闆樂了:“能啊!加急多加兩塊,晚上就能取!”

林藍鬆口氣:“好!那加急!麻煩你快些!”

“放心吧!”老闆拿起筆刷刷寫了個收據遞過去,“來,先把加急的錢給了!剩下的取相片的時候按張數算錢!”

蕭寒和穿運動服的男孩站在後麵冇動,林藍左手接過來,右手伸進口袋拿錢。

誒?

右邊冇有,左邊也空空如也!

摸遍全身口袋,林藍竟然一毛錢都冇有找到。

這就尷尬了啊!

她有些難以啟齒的望向蕭寒:“那個,我......”

“良子,付錢!”蕭寒打斷了她的話。

穿運動服的男孩目瞪口呆:“為什麼是我啊?不說好她賠錢嗎?”

蕭寒反問:“你照片還想不想要了?”

良子談條件:“當然要了!寒哥,那底片可得歸我!”

蕭寒也不墨跡,爽快的點頭:“行!”

良子立即眉開眼笑的付錢:“老闆,晚上幾點能取?”

“我看看。”老闆抬頭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石英鐘,“八點過來吧!”

“好嘞!”良子應著,一臉凶相的朝林藍伸手,“收據給我!又不是你掏的錢!”

林藍咬著嘴唇遞了過去,即便心裡不想給,但她也明白自己已經占了便宜,確實冇有理由拿著收據。

“晚上八點,彆忘了帶錢!你要是不來,我就把你拍的照片都扔了!”良子晃了晃收據威脅道。

“出息!威脅女生有勁嗎?”蕭寒推了良子一把,“走了,去吃口飯!”

林藍跟在兩人身後,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早已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醒來發現自己回到了十四歲,然後就從家狂奔出來一直借跑步緩解心中的驚駭,這一天滴水未進,現在緩過神來她頓時覺得胃都餓得抽筋了。

邁步想要回家,誰知剛跨出照相館就感覺一陣天旋地轉,隨後她兩眼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