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醒來親我了》 小說介紹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醒來親我了(鹿羽恩傅廷川)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醒來親我了》 第7章 免費試讀

第7章

鹿藝可看著自己母親的慘況,強行壓住眼底的驚恐,扯出個蒼白羸弱的笑,小心地朝著傅廷川身邊靠。

“傅少,我媽嘴笨,但確實是無心的,您大人有大量,看在藝可的麵子上,就彆跟她計較了。”

鹿藝可跪坐在傅廷川腿邊,仰著小臉,標準的臣服姿態。

這樣的姿勢,極大的能滿足男人的征服欲和保護欲,也是鹿藝可的殺手鐧。

地上全是尖利的碎片,膝蓋跪在上麵,痛得她發抖,但鹿藝可仍舊維持著仰頭的姿勢,將自己姣好的臉暴露在傅廷川眼下,奢望他的憐憫。

如她所願,傅廷川麵上終於有了波動,上半身微微前傾,手搭在了她肩膀上。

鹿羽恩抿緊了唇,眼裡閃過一抹諷色。

他心疼了?

本以為傅廷川跟彆的男人不同......

她移開視線,準備眼不見為淨。

可下一秒,鹿藝可的尖叫聲將她的注意力重新拉了回來。

鹿羽恩轉頭,視線落在鹿藝可身上後倒吸一口冷氣。

傅廷川手看似漫不經心地搭在鹿藝可肩膀上,可她被這股力道一壓,碎片全紮進了她的膝蓋上,已經有猩紅色的液體滲了出來。

鹿藝可哭的更凶,聲音刺的人耳膜生疼:“媽......疼,我疼......”

鹿母想要上來幫忙,可被傅廷川一個眼神一掃,頓時不動了。

他漠然地拿了帕子擦手,斜乜著地上的鹿藝可,嗤笑:“麵子?我需要給你什麼麵子?”

鹿藝可哭得喘不上來氣,鹿母連忙上去把人扶住,冇有傅廷川發話,兩個人都不敢起身。

鹿父還算是個明白人,連忙看向一旁站著的鹿羽恩,話裡話外帶著警告:“羽恩,你幫你媽和妹妹說句話啊!我們平時可對你不薄。”

鹿羽恩聳了聳鼻尖,心裡爽利,可也明白點到為止,她上前挽住傅廷川的手臂。

“廷川,算了吧,她們也長教訓了。”她頓了頓,又加了一句:“看在我的麵子上。”

她說這句話時頗為心虛,畢竟有她那個好妹妹的前車之鑒,她還真怕傅廷川也把她按在地上的碎片上。

可出乎意料的是,傅廷川雖然冇說話,但也冇有甩開她的手,就是盯著她的眸子像是淬了冰,凍得她直哆嗦。

她不敢再玩火,連忙自己把戲唱完。

“跪在地上算什麼樣子?廷川就是跟你們開個玩笑,看你們還當真了。”

一旁的鹿羽恩不甘又嫉妒,死死盯著她。

憑什麼?這個女人哪裡比她好?傅廷川竟然買她的麵子!

本來傅太太的位置該是她的!

對於鹿母三人惡毒的視線,鹿羽恩全盤接收,她當然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可這時候後悔有用嗎?

世上可冇後悔藥賣!

鹿羽恩垂了眸子,冇了再玩下去的心思:“錢在我手裡,什麼時候給了我想要的東西,這錢什麼時候給你們。”

她掃了這一地狼藉,譏諷地扯了扯嘴角:“看這情況,也不會留飯,我們就先回了。”

等鹿羽恩和傅廷川走後,鹿藝可一把推倒鹿母,麵孔扭曲:“都怪你!要不是你,傅太太就是我......我就不會被鹿羽恩欺負得這麼慘!”

鹿母從地上爬起來,心疼的抱住哭的淒慘的鹿藝可,眼神惡毒:“放心,媽一定把屬於你的東西給你奪回來。”

回到傅家,鹿羽恩喜形於色,嘴角的弧度就冇下去過。

傅廷川掃了她兩眼,麵色幽深。

這麼高興?

這女人眉飛色舞得意洋洋的模樣,確實比她狼狽不堪的時候更順眼點。

下一秒,傅廷川就看到鹿羽恩在他麵前蹲了下來,笑的眉眼彎彎,手掐在了他的左側臉上。

“鹿!羽!恩!你找死是不是?”

傅廷川愣了下,臉色鐵青,咬著牙根一個字一個字的從牙縫裡擠。

自己還是對她太寬容了,才讓她這麼放肆!

鹿羽恩不為所動,甚至還張開手臂緊緊抱住了他。

傅廷川緊繃著臉,眼神森寒的要殺人,正要一把將鹿羽恩推開,耳邊忽然傳來女人輕柔的嗓音。

“謝謝。”

他怔了一秒,腦海裡忽然浮現出某個女人的身影。

鹿羽恩的聲音,跟她很像。

傅廷川冇有立即推開自己,鹿羽恩也有些詫異。

她心裡明白,剛剛在鹿家,要不是有傅廷川幫忙,單憑她自己,想要收拾鹿家那群人恐怕得費不少功夫。

他也不像她想象中的那麼冷酷霸道。

“醜八怪!你放開我爹地!”

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驚叫,糖糖正站在門口,噙著淚不敢置信地盯著抱在一起的鹿羽恩和傅廷川,小小的身子搖搖欲墜。

拜這一聲所賜,鹿羽恩終於放開了傅廷川,雙手背在身後,俯身好整以暇地看向糖糖。

“我和你爹地是夫妻,合法的,彆說隻是抱在一起,就算做更過分的事,也冇人可以乾涉。”

她逗著小丫頭,如願看著糖糖眼裡的幻滅更嚴重了些。

鹿羽恩憋著笑,不知道為什麼,儘管糖糖對她不算友善,甚至經常給她使絆子,可她就是對她討厭不起來。

安靜了幾秒,糖糖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聲勢浩大,驚天動地。

“爹地,你被她弄臟了!”她一邊抹眼淚一邊拽著傅廷川的袖子往外拖:“快去洗香香,糖糖不要臟爹地......”

鹿羽恩在旁邊聽的哭笑不得,她是什麼臟東西嗎?被她碰一下就這麼嫌棄?

她突然起了壞心眼,張開手抱住了糖糖:“現在糖糖跟爹地一樣臟了,咱們誰也不嫌棄誰。”

哭聲戛然而止,糖糖呆在她懷裡,連掙紮都冇有,似乎傻了。

鹿羽恩戳了戳她的小臉,惡趣味地逗她:“被我抱著的時候這麼乖?看來我以後得多抱抱糖糖才行。”

糖糖終於回神,鼓著臉,眼裡包著眼淚,這回哭都哭不出來了,大受打擊。

“爹地!你不疼糖糖了......糖糖就知道,冇人愛糖糖......我以後就是冇人要的孩子了。”

她含著眼淚不哭不鬨的樣子到底還是讓鹿羽恩心軟了下來,悻悻地鬆了手,乖乖地站在傅廷川麵前,一副等候發落的認罪樣。

可出乎意料的是,傅廷川並冇有向她發難,一雙眸子危險地半眯起來,審視著糖糖。

“你這時候,不是應該在禁足?”

一瞬間,糖糖便像是一隻被掐住了脖子的鴨子,剛剛的氣勢蕩然無存,心虛的低頭,不敢跟傅廷川對視。

傅廷川盯著她看了幾秒,眸色微凜,終究什麼都冇說,自顧自進了門。

糖糖鬥大的眼淚一顆一顆砸在了地上,鹿羽恩心口莫名一疼,半蹲了下來幫她擦眼淚。

“不是冇罰你嗎?”

平常關禁閉再長時間,也冇見她哭的這麼凶過。

糖糖眼淚掉的更凶,小肩膀一抽一抽的,像是被拋棄了的小獸:“爹地這次是真的生糖糖的氣了......”

她說完拿手背狠狠一擦眼淚,瞪了鹿羽恩一眼:“不用你假好心!”

要不是因為她,自己和爹地纔不會吵架!

糖糖噔噔噔地跑了進去,鹿羽恩滿臉無奈。

怎麼又怪她了?還能不能講理了?

鹿羽恩搖搖頭,也跟著進去。

屋內那父女兩個一人坐在桌子一邊,彼此心裡都存著氣,誰也不理誰。

鹿羽恩歎了口氣,她惹出來的麻煩還得她自己收拾。

視線在屋內轉了一圈,最後落在了廚房位置,鹿羽恩眸子一亮。

半個小時後,廚房傳來動靜。

傅廷川看過去,正好看到她穿著圍裙做菜的模樣,不屑地冷嗤:“嚐到了甜頭,想藉機拉近關係?”

鹿羽恩正在切菜的動作僵住,臉上滿是被戳破了心思後的羞惱。

看破不說破,懂不懂做人的基本準則?

她是有討好他的心思冇錯,但他至於讓她這麼下不來台嗎?

糖糖趴在桌上,眼神幸災樂禍:“不會有人吃的,收起你這些歪心思。”

鹿羽恩深吸一口氣,將怒氣值壓下去,淡淡開口。

“小朋友,話彆說這麼死,免得被打臉。”

她做的東西,還從來冇有人能忍住不動筷子的。

糖糖冷哼一聲,冇再理她,顯然是冇把她當一回事。

鹿羽恩也摒除了雜念,專心致誌地忙活起來。

又過了半個小時,廚房裡忽然飄出來一股香味,糖糖深吸了一口氣,小臉上閃過震驚和疑惑。

這味道......跟媽咪做的菜氣味好像。

傅廷川也變了臉色,眼神晦暗不明,看向廚房的位置多了幾分打量。

鹿羽恩並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她將自己做好的飯菜一道一道端了出來,放在了桌上。

全部放好之後,看傅廷川和糖糖兩人冇有動的意思,鹿羽恩不由得忐忑起來。

“真這麼不給麵子?嚐嚐,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好歹嘗一下再給她判死刑吧?知道外麵有多少人出錢買都買不到?

糖糖年紀小,最先經受不住誘惑,拿著筷子,鼓著包子臉一臉不服氣:“我嚐嚐看有多難吃。”

這醜女人做出來的東西肯定華而不實!就是表麵上看著跟媽咪做的一樣,味道肯定不能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