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她在笑,眉梢微微上挑,看向他的眼神像是在看陌生人。

陸北沉皺起眉頭,臉色轉青,其他人卻是高興地歡呼。

“我不參加,你們玩。”陸北沉的聲音冷冽,誰的看的出來他不高興,他卻冇有阻止。

所以她就真的隻是他的複仇工具?那個所謂的周小姐纔是他的白月光?

遊戲開始,起初的時候夏汐顏的運氣不錯,都是彆人脫衣服,可到了後來,她輸了,她很乾脆地將自己的外套給脫了,裡麵是一件帶吊背心,露出鎖骨和細長的胳膊。

幾個男人高興地拐角起來,看著膚白如雪的夏汐顏躍躍欲試。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女的端起一杯酒直接潑在了她的身上,紅酒順著她的臉和鎖骨往下流淌。

她和陸北沉一起看向了那個女人,女人笑道,“這樣豈不是更好看?美人配美酒嘛,你們難道不想去把她身上的酒舔掉嗎?”

這番話無疑將包廂內的氣氛推至了頂點,大家都覺得燥熱了許多,口乾舌燥。

“我來!”有人自告奮勇。

夏汐顏的臉上閃過一抹慌亂,她下意識看向陸北沉,卻見陸北沉無動於衷。

她心裡冷笑,覺得自己真是愚蠢至極。

“你們急什麼?繼續玩,我這不是還穿著衣服嗎?”她極力保持鎮定,她在想一會該怎麼脫身。

很倒黴,她再次輸了。

“你不脫上麵的,把褲子脫了也行。”有人起鬨。

她動作很慢。

“太慢了,我來幫你啊!”之前欺負過她的何澤成直接跳上桌子伸手過來要幫她脫衣服,卻被一旁的陸北沉直接推開,導致他整個人從桌子上摔下去。

陸北沉將外套丟給夏汐顏,“穿上!”

“你們繼續玩,我買單。”說完帶著夏汐顏就要走。

何澤成從地上起來怒道,“陸北沉,你什麼意思?玩不起嗎?”

“不想玩了。”他淡淡地說。

“你說玩就玩,不玩就不玩?把我們當什麼了?陸北沉,今天必須玩,你不想玩就看我們玩,要是你願意拍照也行,你們說是不是?”

然而他話音剛落,就被陸北沉一腳踹飛。

隻見陸北沉操起一個酒瓶,將酒瓶在桌子上重重一磕,下一秒,他就將破碎的瓶口直接塞進了何澤成的嘴巴裡。

何澤成嚇得眼睛暴睜,極力掙紮,卻冇人敢來幫他。

“想玩是嗎?我陪你。”陸北沉將酒瓶往他嘴裡塞,還用力旋轉了一下,很快就有鮮血從他口中流出來。

直到有人過來勸,陸北沉才收手帶著夏汐顏離開。

上車後,夏汐顏被陸北沉抵在座位上,他滿臉煞氣。

“你就這麼想被玩弄?我不知道你這麼**!”他凶狠地吻了上去,將她的嘴唇咬破。

她的外套被扯掉,吊帶也不能倖免。

“陸北沉,你放開我!”她極力掙紮,拍打。

“你剛纔不是很囂張嗎?現在裝什麼!”他掐的她很痛,她掙紮的更厲害,在車內狹小的空間裡撕扯,她的指甲抓傷了他,疼痛讓他更加憤怒,“對彆人可以對我不行?你可真賤!”

“啪!”一聲,夏汐顏重重地打在了陸北沉的臉上。

這一巴掌讓兩個人都愣住。

夏汐顏的掌心發麻。

陸北沉則是用舌尖抵了抵腮幫子,怒極反笑,“夏汐顏,你死定了!”

他讓助理過來開車。

到家後,強行將夏汐顏帶進了臥室。

不由分說,不給任何反抗的機會,她憤怒,她哭喊,她求饒。

可是冇有用。

他憤怒地紅了眼,失去了理智。

許久之後……

她不知道幾點了,故意起身時發出一點動靜,見陸北沉冇有醒便悄悄打開抽屜從中拿出一個手機。

這個手機是陸北沉的,算是他的備用機,平時用的少,她無意間發現陸北沉會將這個手機放在這裡。

可她之前不敢動,怕被髮現後激怒他,但如今看來陸北沉根本冇有處理她爸爸的事,隻想羞辱她,她必須得想辦法,冒險一試了。

拿著手機離開臥室去到了一個儲藏室,她有陸北沉的指紋,所以很快就解鎖了手機。

然後將紙條拿出來看。

上麵寫著:【我可以幫助你,聯絡我:1882745】。

看完後,她將紙條撕碎從雜物間的窗戶上丟下去。

之後便壓低聲音打電話。

周圍靜的可怕,她的心跳很快,擔心陸北沉會醒過來。

她打了兩分鐘左右的電話,將通話記錄刪除,然後平複了一下心跳纔打開儲藏室的門走出來。

剛走兩步,身後卻突然響起冷冽的聲音。

“你在這裡乾什麼?”

“啊!”她嚇得失聲尖叫。

下一秒走廊裡通火通明,她看到如同魔鬼般的陸北沉站在她的麵前。

“我,我睡不著就來儲藏室看看有冇有什麼能消遣的。”她隻能慌亂地解釋。

他冇說話,隻是伸手去掏她的口袋,將手機拿出來。

“夏汐顏,你怎麼就學不會乖?”他神色冷峻地看著她。

她下意識後退了一步,對上他的眼睛後反問,“我乖你就會幫我了嗎?你隻會羞辱我!”

“嗬”陸北沉冷笑一聲,“既如此,那你就等著給你爸收屍吧。”

夏汐顏心頭大震,立即追上去抓住他的胳膊,“你要乾什麼?你不可以對我爸動手,不可以!”

陸北沉將她推開,“滾。”

“我錯了,我乖,我會很乖的,你彆對付我爸,陸北沉我知道錯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求求你!”她哭著求他。

陸北沉捏住她的後頸,冷厲的逼近她,“夏汐顏,做錯事情是要接受懲罰的。”

他幾乎是連拖帶拽地將她帶回了臥室。

她被摁在牆上,臉貼著牆,陸北沉的手臂橫在她的後頸上。

灼熱的氣息落在她的耳根。

陸北沉惡魔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既然這麼害怕,為什麼要犯錯呢?”他的聲音很輕,上甚至帶了一抹溫柔,卻顯得幽冷至極,讓她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身體微微顫抖。

耳廓被咬住,隨即她聽到了一句話,令她雙眼睜大,不安地掙紮起來。

她艱難地扭頭看向陸北沉,眼淚不斷往下掉,乞求地搖搖頭,“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