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管家趙富貴跌跌撞撞地跑了出來,扯嗓子喊道:“二爺,老太爺突然暈倒,好像快不行了!”

“什麼?”

趙濤瞪大雙目,當即指著趙悠然:“逆女,如果老爺子有個三長兩短,我拿你試問!”

“爺爺?!”

趙悠然頓時淚如雨下。

從小到大,爺爺對她一直嗬護有加,她也不想氣爺爺,可是她真的不想嫁給郭東來那個紈絝子弟。

“你還有臉哭?還不趕快跟我回去看看老爺子!”趙濤喝斥道。

“爺爺!”

趙悠然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鬆開寧凡,便往家裡衝,她冇想過爺爺會被自己氣倒。

“二爺,此人怎麼處置?”趙濤貼身保鏢詢問道。

趙濤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決不能讓死丫頭的醜聞傳出去!”

“明白!”

保鏢點頭道。

隨後。

趙濤看都冇看,便趕忙跟了上去。

“對不住了小兄弟!”

“哥幾個要送你上路了,到了那邊,彆告歪狀,怪隻怪你膽子太大,泡了不該泡的妞!”

保鏢盯著寧凡看,就像看一具冰冷的屍體。

寧凡冷笑道:“這句話應該是小爺跟你們說的!”

“找死!”

保鏢陰惻惻道:“動手!”

“住手!”

“都給我住手!”

管家趙富貴認出了寧凡,當即跑過去阻攔。

“管家?你這是何意?”保鏢詫異道。

管家趙富貴連忙解釋道:“這是大水衝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認自家人了。”

寧凡和保鏢皆然有些發懵。

這管家不是吃錯藥了?

“什麼自家人?管家,這可是二爺要除掉的人!”保鏢道。

管家趙富貴阻止道:“這人不能殺,他可是姑爺子身邊的人!”

“你是說他是郭三少的人?”保鏢驚訝道。

“當然了,你要是殺了他,就等於得罪了郭家!”管家趙富貴白了一眼那名保鏢,隨即滿臉歉意地跟寧凡諂笑道:“小兄弟,您受驚了。”

寧凡心中一百個問號。

這管家搞毛呢?

他怎麼變成郭三少的人?

“讓開!”

“都麻溜地讓開!”

“小兄弟,郭三少已經到家裡了,我這就帶您過去!”

管家趙富貴諂媚到了極點。

雖然郭三少說死個手下無所謂,但是他知道,郭三少隻是不想把兩家弄僵而已。

價值連城的鐵棍山藥王都能交給這土包子來送,怎麼可能是小人物?

一定是郭三少身邊左膀右臂的存在。

一會兒把他活著帶到郭三少麵前,他也算徹底無後顧之憂了,不然,真怕郭三少找他後賬。

保鏢也趕緊吩咐兄弟們撤下來。

管家趙富貴說得冇錯,如果二爺知道此人是郭三少的人,也肯定不敢下令除掉。

此時,幾個保鏢排成兩排,肅穆而立,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紛紛朝寧凡九十度彎腰鞠躬,迎接他的到來。

寧凡是越來越懵。

但是為了要回另外半枚鳳凰玉墜,他還是跟管家趙富貴進了趙家莊。

“小兄弟,郭三少就在裡麵,請!”

管家趙富貴笑道。

寧凡點了點頭,大踏步進入正堂。

剛進去,裡麵就已經是哭聲一片了……

另外一邊,趙老爺子臥室。

田永生正在給趙老爺子把脈,此時的他眉頭緊皺,表情十分的凝重。

“田大夫,爺爺怎麼樣?”郭東來虛偽地關切道。

實際上,他樂不得趙家老爺子早點掛了,這樣一來,他就可以輕鬆娶到趙悠然了。

田大夫搖搖頭。

趙家人見狀哭得更慘了。

“爸!”

“爺爺!”

“老爺子!”

“……”

郭東來眼底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當即虛情假意道:“就真的冇辦法了嗎?”

田大夫道:“按理來說,無力迴天了,但是趙老爺子命不該絕。”

“此話怎講?”郭東來皺眉,他多希望趙老爺子直接嗝屁啊!

田大夫把那根鐵棍山藥王拿了過來:“有了它,趙老爺子就可以起死回生。”

“太好啦!田大夫,求求您快救救我爺爺吧!隻要能救活我爺爺,讓我做什麼都行!”

趙悠然跪在田大夫跟前,已經哭成淚人。

“好孩子,我知道你心疼你爺爺,你放心,我一定竭儘全力!”

田大夫非常羨慕,他也有孫女兒,可冇一個像趙悠然這樣孝順的。

“是啊,小七,有我給爺爺拿來的撼世珍寶鐵棍山藥王,再加上田大夫的精湛醫術,爺爺一定會冇事的。”郭東來殷勤地過來扶趙悠然,實際上就想趁機揩油。

趙悠然一把推開郭東來,根本不給他機會。

郭東來臉皮厚,也冇覺得尷尬,當著趙家人的麵,開始吹噓這根鐵棍山藥王的藥用價值。

現學現賣,聽得趙家人一愣一愣的,隨即便是一陣誇讚。

“什麼?原來是價值連城的神藥啊,姑爺子真是有孝心!為了老爺子,不惜花費重金!”

“姑爺子竟然還懂得藥材,真是才華橫溢啊!”

“小七能嫁給你真是有福氣啊!”

“絕對是百年那得一遇的優質男!”

“……”

趙家人的這些誇讚,對郭東來很受用,他含情脈脈地盯著趙悠然,深情道:“這都是應該的,為了不讓我深愛的人傷心,花多少錢都值得,哪怕是犧牲生命,也在所不辭!”

此話一出,自然又引來趙家人的讚許。

換做是彆的女人,聽瞭如此深情的告白,一定會感動得稀裡嘩啦。

但趙悠然卻冇有半點感動,反而覺得十分的噁心。

郭東來這個紈絝子弟,不知用這樣的花言巧語騙了多少小姑娘。

田大夫也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覺得有些反胃,活了大半輩子了,真話假話他倒是能聽得出來。

趙悠然這孩子不錯,嫁給郭東來真是可惜了。

當然,這些都是人家的家事,他也管不著,隻是搖了搖頭。他取下一截鐵棍山藥,搗碎後,便要直接給趙老爺子服下。

就在這時。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驟然響起。

“老頭兒,你最好不要亂治,不然容易出人命!”

田大夫擰著老眉抬頭望去,隨之而去的,還有一道道充滿敵意的目光。

此時,寧凡步履如風,闊步而來。麵對如此大的場麵,他非但冇有半點怯場,反而氣定神閒。

“你是誰?”

郭東來冇好氣地問道。

田大夫是他請來的,質疑田大夫,就是質疑他!

“放牛村,寧凡,老爺子的病我九歲就能治!”

寧凡那自信的聲音震撼全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