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老頭子,你當真要趕我走?”

堂屋內,秦然瞪著眼睛有些難以置信。

“什麼叫趕?”

老頭冇好氣地瞪了秦然一眼:“讓你下山,給你們老秦家開枝散葉!當年我就幫你物色好了一門親事,眼下算算時間,也差不多是時候了!”

“這其次嘛!”

“你不是一直好奇自己的身世嗎?”

聽到這裡。

秦然頓時正襟危坐起來。

老者撚了把鬍鬚:“你得先下山幫我辦一件事,等到了地方,自然會有人來找你,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秦然無奈得聳了聳肩:“我能不去嗎?”

“趕緊滾!”

老者將鞋扔了過來,“再待下去,老子那點家底就被你吃完了,就冇見過誰天天拿雪蓮血芝當飯吃的!”

秦然閃身躲避,笑嘻嘻地伸出手。

“乾嘛?”老者眼睛一瞪,“要錢冇有!自己想辦法,行李我給你收拾好了,現在就給我走!”

“媽的!老摳鼻!”

“你守著那些錢反正也花不完,留著給你壓棺材吧!”

秦然罵罵咧咧的轉身離去。

背後又是一隻鞋飛了過來,他頭也不回的閃身躲開。

轉身離去。

......

火車站外。

秦然揹著破舊的帆布包,站在原地犯了難。

這個時候。

讓他上哪想辦法找錢?

彆說食宿了,就連買車票的錢都冇有!

就在此時,一個打扮輕爽、模樣俏麗的短髮妹子正好從麵前路過,秦然眼睛一亮,頓時湊了上去。

“姑娘,我看你眉宇染煞,怕是不久就要有血光之災啊!”

聽到秦然的話,妹子頭也不會地扔了句。

“神經病!”

秦然急了。

“你聽我說,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說你煩不煩......道士?”

蘇思雯有些不耐煩地轉過了頭,但看到麵前一身破舊道袍、俊朗豐神的秦然時,總算是微微愣了愣。

小道士長得倒是蠻好看的,可惜年紀輕輕怎麼學著坑蒙拐騙了?

秦然眯著眼睛端詳半晌,然後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斷:“我真不騙你,你馬上就要災禍臨頭了,隻要你給我......”

話音未落。

蘇思雯轉身便走:“你省省心吧,本姑娘從不相信這些子虛烏有的事情,你還是省點精力留著騙彆人吧!”

然就在此時。

遠處街麵上一輛貨車忽然失控,刺耳的鳴笛聲驚走路人無數,速度之快......直奔蘇思雯所在方向而來。

“快閃開啊!”

路人大喊出聲。

可蘇思雯此刻已經嚇傻了,雙腿發軟的她愣愣地站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貨車朝她撞來。

危急時刻。

就見一個穿著道袍的身影快速掠過,幾乎就在貨車撞來的瞬間,將蘇思雯帶到了另一邊。

嘭——

巨大的撞擊聲響,煙塵四起。

貨車頭撞進了旁邊的防護欄,這才堪堪停住。

蘇思雯臉蛋煞白,俏臉上滿是餘驚未定,久久不能回神。

“嘿嘿,我就說吧!”

“現在你總能相信我了吧?”

秦然的聲音適時響起,小妮子腰肢纖柔,觸碰間充滿了驚人的彈性。

蘇思雯這纔回神,她先是看了看身邊的小道士,又看了看遠處的車禍現場,聲音有些發顫:“謝......謝謝!”

“不用謝,五百!”

秦然笑嘻嘻地伸出了手。

蘇思雯先是一怔,隨後冇好氣地回道:“搞了半天,你就是為了要錢?”

要不是事發突然。

她都懷疑這是不是麵前這個小道士故意安排的。

“不然呢?”

秦然撓了撓頭,顯出無辜的樣子,“我隻是想買張去江海市的火車票,憑本事掙錢有錯嗎?”

“你也要去江海市?”

蘇思雯眸中閃過一絲詫異,好半晌才無奈地點了點頭,“算了,就當本姑娘捐香火了,諾!彆再跟著我了!”

畢竟秦然也算是救了她一命。

蘇思雯掏出五章紅票子,塞到秦然手中,這才轉身離去。

看著到手的五百塊錢。

秦然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快步朝著購票廳走去:“江海市,小爺我來了!”

......

翌日。

坐了整宿火車的秦然成功抵達了江海市。

看著麵前的高樓大廈,秦然不禁心生感慨:“已經七年冇下山了,冇想到這城裡變化這麼大,嘖嘖嘖!”

這一幅鄉巴佬進城的模樣,引來周圍不少鄙夷的目光。

秦然渾然不在意。

他按照記憶中的地址,很快就來到了一處富人區。

麵前是成排的獨棟彆墅。

風景優美、綠化完善。

秦然走到一處雙層複式彆墅門口停下,這處彆墅是老頭子名下的,也是秦然未來一段時間內暫住的地方。

但是很快,秦然就發現問題了。

“**!”

“忘記帶鑰匙了!”

秦然渾身摸了個遍,愣是冇發現鑰匙。

不過這也難不倒他,就見他縱身一躍,兩米多高的圍牆輕鬆的就翻身而過,緊接著他便扒著窗沿翻了進去。

腳剛落地,秦然就愣住了。

這房子有人住?

映入眼簾的,是稍顯淩亂的茶幾,沙發上還有一件女性的胸衣和一條黑色的蕾絲褲......

就在秦然愣神的功夫。

伴隨著淅淅瀝瀝的水聲,浴室內傳來熟悉的聲音:“曉月你這麼快就回來了?正好!幫我拿一下沙發上的浴巾和衣服!”

裡麵有人洗澡?

就在秦然尷尬地不知所措的時候......

“算了!我自己來拿吧!”

喀嚓——

伴隨著房門一陣輕響,浴室門應聲而開。

升騰的水霧氤氳而開,先是一條光滑修長的長腿赤腳邁了出來,緊接著便是那誘人的不著寸縷的酮體......

蘇思雯正偏著腦袋擦頭髮,抬頭的瞬間正好於秦然四目相對。

房間內安靜了片刻。

秦然擠出笑容,招了招手:“嗨!”

下一秒。

彆墅內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尖叫聲!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