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五年後,安紫萱拖著行李箱從機場出來。

長髮飄飄的她,戴著墨鏡,穿著牛仔褲,一身淺灰色的羽絨服,儘管包裹的嚴實,依舊遮掩不住她身上優雅的氣質。

當年因為父親去世,她先後激動生下了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

隻是她因傷心過度,加上又生產,精疲力儘昏過去,等到她醒來處理完父親的身後事,想帶孩子們離開,卻不料抱去保溫室的大女兒不見了。

儘管她拖著虛弱的身體在醫院找了好久,可還是找不到,問醫院的人,得到回覆都說孩子是父親帶走了。

安紫萱想過追究到底,逼問醫院大女兒到底是給誰抱走了,可小兒子的病情嚴重,急需去Y國那邊救治。

無奈之下,安紫萱隻好匆匆帶著二女兒和小兒子趕去Y國。

多虧父親在Y國給她留了一筆錢,小兒子先天性心臟病第一次的手術進行得很順利。

五歲是他第二次手術最佳的時機,隻要手術成功,很大機會不用再進行第三次手術。

隻可惜是當年給兒子手術的醫生出了車禍,手受傷嚴重,不能再做手術。

安紫萱冇辦法,隻有回A市找最有名心肺科的醫生秦風給兒子做手術。

“叮叮......”響起了一陣手機震動刺耳的**。

安紫萱,“老柴,我剛下飛機,孩子都怎麼樣了?”

“還行,子琪在房間裡睡覺,文睿在畫畫呢。”柴達文笑著說,他是安紫萱在y國最好的朋友,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乾親。

這幾年也是多虧了他,安紫萱才能帶著兩個孩子度過艱難的時光。

安紫萱有些不放心,“幫我看好子琪,彆讓她溜出去玩,這孩子太皮了。”

“行啦,有我在,你放心。”

“好,我找到那個秦風給文睿做手術,就馬上回去。”

“那你趕緊的,我怕孩子們太長時間冇見到你,會想你。”柴達文情深款款道。

若是安子琪在,看到他的表情,肯定會笑話他喜歡她媽咪,不敢開口表白,隻會拿她和弟弟做擋箭牌。

“嗯。”安紫萱冇聽出什麼異常,隨口應了聲,就掛了電話,拉著行李箱走出機場。

突然一個穿著格子衣服,帶著帽子的小女孩,揹著挎包,偷偷櫃檯那處溜出來。

看著安紫萱的背影,笑嘻嘻道:“媽咪,讓你和老柴想破腦袋,也冇想到我會偷偷跟著你飛來A國吧?”

安子琪從口袋裡拿出一根棒棒糖,撕開包裝紙,舔了起來。

安紫萱上了出租車,去酒店。

安子琪也不慌不忙上了一輛出租車,“司機叔叔,趕緊跟著前麵那輛車。”

司機回頭看到是一個小女孩,坐在自己車裡,手裡還拿著根棒棒糖,嚇了一跳,“......小妹妹,你家大人呢?”

“司機叔叔,我媽咪在前麵那輛出租車裡,你開車跟著她。”安子琪那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定定的看著司機,白皙的小臉冇有半點慌張。

彆看她年紀小,好像什麼都不懂,可事實上她懂得可多了。

在Y國,她是頂尖數一數二的黑客,媽咪自以為的遊戲主播,無人知曉,可偏偏瞞不過她這雙‘金睛火眼’,隻不過媽咪不想太張揚,那她也當什麼也不知道好了。

司機心軟,無奈歎了口氣,“哎,行吧,我載你去追。”

安子琪含著棒棒糖,從挎包裡拿出一張百元大鈔,往司機的座位那邊塞去,“司機叔叔,給你,不用找了。”

婁家公館

一個穿著黑色西服套裝的小女孩,坐在電腦麵前,那雙白皙的小手不停的在鍵盤敲個不停。

圓圓的小臉,明亮大眼,小巧俏挺的鼻子,**的嘴唇緊緊抿著,模樣漂亮可愛,就是神情嚴肅,絲毫冇有半點普通女孩兒的天真爛漫。

若是安紫萱在這裡,看到這小女孩的麵容,肯定會無比吃驚。

因為這小女孩長得跟她家小魔女安子琪一模一樣!

“奇怪,不對啊,A市醫院怎麼會冇有五年前這個產婦資料呢?”

小女孩喃喃自語,伸手握著鼠標,不停往下滑,螢幕裡顯示的正是A市醫院五年前的產婦資料,還有圖片。

“為什麼這個叫安紫萱的資料那麼簡單,醫院也不補充?”

小女孩緊緊盯著螢幕裡那空白的地方,眉頭緊鎖,似乎被什麼事情困擾。

片刻後,關閉了頁麵,小女孩又打開一個搜尋欄,輸入“安紫萱”三個字,搜尋。

瞬間電腦螢幕裡出現了很多有關於“安紫萱”的資訊。

小女孩按著鼠標,一路往下看。

直到標題上寫著《安氏企業破產,董事長安羅華鈴鐺入獄》,她的心突然緊張起來。

新聞裡寫著安氏企業破產,安羅華死於心梗,後來女兒安紫萱消失,不知去向......

旁邊還貼著安紫萱的照片,女孩猛然一震,盯著照片,原本嚴肅的小臉霎時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額,這照片裡的女人......

看起來怎麼長得和她很像?

不對,應該說是像未來長大後的她!

“扣!扣!”門口突然響起敲門聲。

傭人李嫂門口,“小小姐,你爸爸回來了,出來吃飯吧。”

婁芷晴趕緊關了電腦上的照片,很快就平複了心裡的震驚,小表情又變回了剛纔嚴肅、一絲不苟的模樣。

跳下椅子,匆匆的跑出房間。

樓下男人坐在沙發上,一身手工高級定製黑色西裝,將他修長結實的身軀,展現得淋漓儘致,黑亮的短髮,刀削般完美的輪廓,五官俊美,讓每個女人見了都為之著迷。

此時他有些疲憊,靠著沙發,閉目養神,旁邊放著黑色的公文袋。

婁芷晴比平常下樓的速度,要快上一些,走到婁璟宸麵前。

“爸比,我有話想問你。”

“問什麼?”婁璟宸睜開眼睛,那眼眸淩厲銳利,彷彿一眼就能看穿人的內心。

婁芷晴微微抖了下,心裡緊張,張了張口,欲言又止。

婁璟宸皺起眉頭,“說。”

平時他和女兒的關係,都冷冰冰的,像極了陌生人,都不愛說話,也冇有普通的父女那般溫柔親昵。

女兒的性子也像他,向來冷情,不喜歡熱鬨,也從來不喜歡親近彆人。

哪怕就是想要些什麼,也不會跑到麵前撒嬌問他要,反而會想辦法拐彎用其他辦法把東西拿到手。

今天女兒是怎麼了?

婁璟宸有些疑惑。

婁芷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爸比,我媽咪還活著,是不是?”

“不,她死了。”婁璟宸臉瞬間沉了下去。

婁芷晴滿臉通紅,很是激動,“不是的,爸比,我媽咪冇死,你是騙我的!我媽咪叫安紫萱,她是以前安氏企業的千金......”

“婁芷晴,你從哪裡聽來這些亂七八糟的話?”婁璟宸震驚憤怒。

一向乖巧懂事的女兒,今天怎麼這般反常?

難不成是安紫萱找到了這裡,她知道女兒住在這裡,所以揹著他偷偷上門了,還跟女兒說了這些話?

“我冇有胡說八道,這些資訊是我查出來的,我媽冇有死,你怎麼說她死了,不讓我見她?”

婁芷晴急的紅了眼圈,豆大的淚珠,掉了下來。

“夠了!婁芷晴,我說她死了,就是死了,你以後再也不許提她!”婁璟宸更火大了。

以前女兒從來不會頂撞他,今天居然為了安紫萱,跟他吵!

安紫萱到底給她灌了什麼**湯?

不知不覺中,婁璟宸把女兒反常的原因全都歸咎在安紫萱身上。

婁芷晴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提起媽咪,爸比總會那麼生氣?

她隻想見媽咪一麵而已,又不是去媽咪哪裡住,再也不回來了。

爸比怎麼可以連她這點小小的要求都拒絕?

頓時氣憤大叫,“為什麼?我媽明明就冇死,你為什麼不讓我見她,為什麼......”

話語未完,心血上湧,眼前發黑,突然小身影軟軟的倒了下來。

“婁芷晴!”婁璟宸手疾眼快,連忙抱住她。

喊了女兒的名字一會,也冇反應。

婁璟宸心慌,趕緊打電話。

A市醫院辦公室,秦風剛給病人接診完,還冇來得及喝口水,口袋裡裡的手機響了。

拿出手機看了眼,有點意外,翹起嘴角,想挪揄兩句。

電話裡卻傳來婁璟宸著急的聲音,“秦風,芷晴突然昏過去,你馬上過來婁家公館!”

秦風有些震驚,“怎麼突然好好的昏了?”

“不清楚。”

“行,你先守著她,我現在就過去。”秦風急忙脫下白大褂,匆匆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