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城你的狗命是我救的。”

“冇有我,你女兒肯定死在醫院。”

“馬上滾回來!”

葉城默默的掛掉手機,不理會對方,轉身回了病房。

病床上,他五歲的小女孩糖糖得了白血病,躺在那裡一動不動,全身插滿管子。

葉城眼眶濕潤,女兒這麼小,就要承受這種痛苦。

為什麼!

他葉城一輩子老實勤奮,從未做過壞事。

為何老天爺要這麼懲罰他。

他到底做錯了什麼!

“病人家屬,再不繳費,你女兒就要停藥了。”

護士冷漠無情的說。

“我會交的,今天就交。”

“求求你們,先給我女兒用上藥行不行,她太疼了。”

葉城紅著眼,哽咽起來。

護士嗬嗬一笑:“冇錢,就冇藥,拿錢,就有藥。”

“你還有三個小時,超過這個時間,病房讓給彆人。”

葉城頓時慌了,顫聲道:“等我,不能把糖糖趕出去,我立刻就去借錢。”

他推開門,瘋了一樣衝出醫院。

“敏敏,把錢借給我,求你了。”

來到老婆家裡,葉城苦苦哀求了起來。

啪!

離婚協議砸他臉上,趙敏敏冷笑著說:“簽了離婚協議書,錢就給你。”

葉城紅了眼眶,趙敏敏跟他從大學認識,兩人相愛到結婚,生下了女兒糖糖。

原本一家三口幸福無憂,可有一天趙敏敏迷上了直播,搞了幾年戶外直播,贏下很多人氣,賺了很多錢。

然後趙敏敏就變了,她七八天不回家一次,經常坐彆人的保時捷出門喝酒。

女兒檢查出白血病後,趙敏敏不僅不出錢,還要跟他離婚。

“趙敏敏,你好狠的心啊,她可是你女兒!”

葉城憤怒質問道。

“嗬!難道我自己能生出孩子?”

趙敏敏譏諷:“老孃現在一天賺好幾千,一個月七八萬,你個窮**絲根本養不起我。”

“咱們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你隻會拖累我,是個廢物累贅。”

“簽了字,我立刻拿錢給你治病,不然你就看著她去死吧!”

葉城憤怒的渾身發抖,他恨不得一拳打上去。

可想到女兒在醫院。

抓著他的手。

“爸爸,糖糖好疼啊。”

“媽媽是不是不喜歡糖糖了。”

“糖糖回家,糖糖不治了好不好。”

“不要再給糖糖花錢了,爸爸你賺錢很辛苦……”

大眼睛裡麵滿是痛苦,還有對葉城的不捨。

“趙敏敏,你個惡毒的女人,有一天你一定會後悔的!”

葉城憤怒吼道,立刻就簽下了自己名字。

兩個字,彷彿抽空全身力氣,整個人瞬間癱在地上。

“嗬,算你識相。”

“拿著錢,立刻滾蛋,以後彆讓我看見你這個廢物。”

啪!

三千塊錢扔在地上。

葉城雙目通紅,怒不可遏道:“我們說好是五十萬,你……”

“誰答應你的?”

“我說過要給你五十萬?”

趙敏敏譏諷道:“葉城你個廢物,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我辛辛苦苦賺來的錢,憑什麼給那小賤種治療。”

“我還要再婚的,要是傳出去我有孩子,肯定掉人氣。”

“她啊,小小年紀就不應該受罪,也許死了最好。”

“啪!”

葉城忍無可忍,一個耳光扇了上去,憤怒中夾著痛苦:“你給我閉嘴,你是畜生嗎,怎麼能詛咒自己的女兒死!”

突然,房門踹開,一名肥頭大耳的男子走進來,怒喝道:“葉城你個垃圾,敢打我女人,我他媽廢了你!”

“乾他!”

頓時,身後七八個小弟把葉城打趴下,狠狠的毆打起來。

“打我老婆的手,廢了!”

男子爆喝。

哢嚓!

球棍狠狠砸斷葉城的胳膊,葉城痛苦的哀嚎起來,趙敏敏道:“龍哥,小心彆出人命啊,我這變凶宅賣不出去了。”

龍哥狠狠捏住她**,森冷道:“那就出去弄死他。”

手下小弟把葉城抬出去,扔在垃圾桶旁,拿棍子砸斷他的肩膀。

看著葉城像是狗一樣的慘叫,趙敏敏眼神充滿譏諷,她當年也不知道,怎麼就瞎了眼看上這種人。

當了網紅她才明白,原來有錢人的生活這麼多姿多彩。

葉城這個廢物,根本給不了他想要的。

龍哥賤笑一聲,狠狠把葉城腦袋踩在腳下,一口吐沫噴臉上,道:“小子,你女人我玩的很開心,你那生病的小賤種,祝她早日去投胎。”

“啊!我殺了你。”

葉城一口咬在龍哥小腿上,龍哥啪的一腳把他踹開,憤怒道:“死狗,敢咬我,給**死他!”

啪!

鐵棍砰的擊中葉城腦袋,整個人倒飛出去,撞在垃圾桶上。

頭流了一地的血,身子掙紮兩下後,便冇了動靜。

“乾,不會死了吧?”

龍哥罵道。

咳!

葉城醒了,他死死拽著趙敏敏的衣角,哀求道:“求求你們,拿錢出來,我需要這筆錢……”

“滾,晦氣的東西。”

“五十萬,都夠買你這條狗命了。”

趙敏敏咒罵道 。

龍哥眼神充滿憐憫,道:“看你這麼需要求,那你女人我也不能白玩。”

他拿出兩百,扔在葉城臉上:“一百拿去看病,一百是我的捲款,不用謝,我是好人姓王。”

“哈哈。”

王龍摟著趙敏敏大笑離去。

葉城眼角流出血淚,他好恨啊!

恨自己的無能!

恨自己打不過彆人。

也恨老天爺無眼!

葉城跌跌撞撞的跑出衚衕,爸爸一定會弄到錢的。

糖糖,一定要等爸爸回來。

突然,一輛極速而來的保時捷冇注意,砰的把葉城撞飛出去。

地上,留下一灘觸目驚心的鮮血。

“晦氣,碰瓷呢?”

女司機罵了一句,揚長離去。

葉城躺地上抽搐,大口大口吐出鮮血。

此時,他並未注意到,一灘血滲入胸口的玉佩內,發出奇特的光芒浸入體內。

嘎吱一聲,一輛賓利停下。

車上下來一男一女,女的氣質決然,一身職業裝,乾練無比。

男的氣質冰冷,麵色陰沉。

“福伯,就是這人?”

“我小時候的娃娃親對象?”

冷豔美女,冰冷開口。

“小姐,就是他。”

“真是倒黴。”

“我以為葉城年少有為,有自己的公司。”

“原來就是個普通人……”

“算了,先送醫院,不能讓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