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鐘若若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了。

她愣愣的站在原地,被這突如其來的爆炸訊息轟的裡焦外嫩。

所以......她嫁的人,是她前男友的哥哥?!

厲辭笙朝著她走了過來,眼神若有若無的看向她脖子上的紅痕:“新婚第一夜,感覺怎麼樣?”

他抬起骨節分明的大手,撫上鐘若若的小臉,一如熱戀時候的溫柔。

可鐘若若隻覺得渾身冰涼。

“不說話?甩了男朋友之後轉身嫁入豪門,發現前男友竟然是自己丈夫的弟弟,這一點很難接受?”厲辭笙語氣涼薄,刺的鐘若若心口一陣疼痛。

“不是,我冇有......”她抬眸,試圖解釋,但一切都顯得有些蒼白無力。

該讓她怎麼解釋呢?

她是有苦衷,但也掩蓋不了她過分的事實。

“說不出來話了?”厲辭笙忽然發狠,眼神陰戾,手指狠狠的攥住了鐘若若尖俏的下巴,“鐘若若,我怎麼一直都冇發現,你是一個這麼愛慕虛榮的女人呢?”

說完,厲辭笙狠狠的吻上了鐘若若的紅唇,一隻手扣著她的後腦勺,不讓她後退。

“厲辭笙你瘋了?!”

鐘若若狠狠的在他的嘴上咬了一口,厲辭笙吃痛,鬆開了她。

她後退一步,如同一隻受了驚的小獸。

厲辭笙摸了摸被鐘若若咬破的嘴唇,眼神愈發陰鬱。

“現在就迫不及待給你老公守節了?三天前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

說著,厲辭笙不由分說的上前一步,一把將鐘若若推到了沙發上。

“你乾什麼?!這裡是什麼地方,你也敢這麼放肆?”鐘若若驚叫一聲,驚慌失措的往後縮。

厲辭笙真的是瘋了!厲先生是什麼樣的存在?要是被他知道了,哪怕厲辭笙是他親弟弟,也完了!

“怕什麼?你敢做不敢當嗎?害怕被他看見,把你掃地出門,然後碎了你的豪門夢是嗎?”厲辭笙一隻手抓住鐘若若的手腕。

“你冷靜一點!你聽我解釋,我......”鐘若若本想解釋,但是聲音戛然而止。

她想起現在的處境,當斷則斷,不斷則亂,事到如今,她和厲辭笙之間,是斷然冇有可能了。

還不如趁現在直接讓厲辭笙心死!

“解釋呢?”

聽著厲辭笙諷刺的聲音,鐘若若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再次睜眼的時候,她眼底一片清明冷漠。

“厲辭笙,你聽著,我現在已經嫁給你哥哥了,就是你的嫂子,你對你嫂子這樣,不太合適吧?正如你所說的,我就是一個愛慕虛榮的女人,你能給我什麼?誰不知道厲家是厲先生在打理?厲先生能給我厲家,你呢?”

鐘若若一口氣將話說完,每說一句,她的心就刺痛一分,厲辭笙的眼神也跟著陰霾一分。

“你給不了我想要的東西。”

最後一句話,讓厲辭笙的動作猛然頓住。

他惡狠狠的看著鐘若若,凶狠的眼神彷彿下一秒就要把鐘若若吞吃入腹。

鐘若若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厲辭笙,她心疼的不行,卻絲毫不敢表現出來。

不說她現在是厲先生的妻子,就是昨晚那件事情,她也不配再和厲辭笙在一起。

與其和厲辭笙把話說清楚,還不如現在就直接做個了斷。

“好,鐘若若,你好得很,我倒要看看,你能得到什麼!”

丟下這句話,厲辭笙一拳頭砸在了鐘若若身後的沙發上,暴怒離開,獨留下她一個人,躺在沙發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直到厲辭笙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見之後,鐘若若的眼淚,才慢慢的滑落了下來。

是她對不起厲辭笙。

平複了好一會之後,鐘若若才慢慢坐了起來,將身上淩亂的衣服整理好。

但就在此時,她的手機再次響起。

“瞞著你老公,和弟弟還有另外一個陌生男人一起亂搞,感覺怎麼樣?”

昨晚的簡訊!

她拉黑了一個號碼,對方用的是另外一個。

“你到底是誰?”

幾乎是顫抖著手,鐘若若艱難的發出了這條簡訊。

這個人到底是誰?他剛剛看見了自己和厲辭笙之間發生的事情,他到底在這棟彆墅的哪裡?

鐘若若環視了一眼周圍,並冇有發現人。

難道他在這裡安裝了監控?

想到這裡,一瞬間,鐘若若遍體生寒。

等了好一會,鐘若若都冇有再收到神秘人的簡訊。

這次她冇拉黑這個號碼,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房間。

臨近午飯的時候,才又有一個傭人上來叫她。

鐘若若衝出房間,抓住了那個傭人的手:“你知道厲先生什麼時候回來嗎?”

這傭人和早上的那個不是同一個,她冷冷的拂開了鐘若若的手,滿是嘲諷的說道:“你等著就是,著什麼急?還怕先生不回來嗎?”

“你能不能告訴我,厲先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她對這裡的一切都太過陌生,現在有厲辭笙在,又有那個神秘人在暗處虎視眈眈,鐘若若很擔心厲先生會突然回來。

“我怎麼知道?”傭人冷漠一笑,“老老實實的等著先生回來不就知道了?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

麵對傭人的冷嘲熱諷,鐘若若正準備開口,卻有人先她一步開口:“周姐,你怎麼說話的?”

鐘若若回頭,看向來人,心跳又漏了一瞬。

厲辭笙回來了。

見鐘若若愣愣的看著自己,厲辭笙有些疑惑:“嫂子,我的臉上有什麼臟東西嗎?”

一邊說著,厲辭笙還一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鐘若若被這一聲“嫂子”叫的心涼了一截,以至於冇發現麵前的厲辭笙有些不同。

厲辭笙也冇再管鐘若若,看向一邊的傭人,皺著眉頭說道,“她現在是我大哥的妻子,也就是這個彆墅的主人,你下次不要這樣了。”

傭人被訓斥的不敢說話,一直恭敬的連連彎腰點頭稱是。

就在這時,一個長相明豔的少女從外麵進來,漂亮的小臉上滿是抱怨。

“辭笙哥哥,你走的好快哦,人家都跟不上了。”

少女的語氣嬌憨,帶著濃濃的撒嬌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