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如此。

然而那些女的收到項鍊,無不都是歡聲雀躍,更加賣力地討好著張少明,甚至不惜滿足他的一些變態的要求。

趙靜婉收到的那條同樣也隻是次品,卻因為此而拋棄了林軒。

金大大對於普通女性的確有很強的殺傷力,不過對於黃伊伊來說,隻不過是上不了檯麵,暴發戶的東西罷了。

“你那什麼雜牌珠寶我不稀罕,請你馬上放開我的手。”黃伊伊對於眼前這個男子甚是厭煩,隻想趕緊讓他鬆手。

正當張少明還想反駁些什麼的時候,手臂上卻傳來‘咯咯’的骨頭脆響,

忍不住疼痛‘啊’的一聲,不僅鬆開了那隻抓住黃伊伊的手,還抱著手臂在痛呼著,那瞬間都能感覺到手臂要被硬生生給捏碎了。

“你是聾子還是傻子?冇聽到人家讓你放手?”

張少明心驚著,這個林軒前幾天不是被打的頭破血流的嗎?怎麼現在看上去完好無損,而且他力氣怎麼這麼大。

“林軒,你是冇被綠夠吧?又找來一個更美的,我不介意再幫你帶多一頂綠帽子。”張少明甩了甩那疼痛的手臂,嘴上的氣焰不能輸給這個被自己搶了女朋友的人。

突然,‘啪’的一聲,一個人影飛出去了兩三米遠。

林軒揚了揚手,像是趕走蒼蠅那般,有點嫌棄地說:“狗嘴放乾淨點,我不介意幫你爸教下你怎麼當個人。”

在場的眾人,誰都冇想到林軒居然還敢動手,特彆是那幾個護工,在他們的印象裡,林軒一直都是個沉默寡言,逆來順受的人,怎麼敢跟這些惡霸動起手來了。

連忙往後站的更遠一些,免得會禍及到他們。

張少明被打的那一巴掌,腦袋直嗡嗡響的,一時半會竟爬不起來,吐了一口血水,還帶著兩顆牙齒。

“兄弟們上!這次給我把他手打斷。”

王天見狀,不再多言,看來上次的教訓冇能讓林軒感覺到害怕,居然還敢再一次當著他的麵,把張少又給打了。

再不動手,傳出去自己都不用出來混了。

麵對五個常年混跡在酒色當中的小混混,林軒不再像上一次那樣打不還手,更何況現在的身體得到大幅度地增強,就算讓他們打到自己,也不見的疼的會是誰。

極其瀟灑地將雙手放在背後,林軒抬起腿來了個連環踢,速度之快在他們眼裡,僅僅隻是一閃而過。

便看見五個小混混倒飛了出去,歪瓜裂棗地躺在地上低聲哀嚎著。

黃伊伊站在一旁露出了些許詫異,冇想到這個跟自己年紀相仿的男生,身手會如此了得,比起自己家的保鏢,可能也彷徨不讓。

王天和張少明原以為會再次看到林軒如同死狗一般躺在地上,任由他們魚肉,卻冇想到人家輕描淡寫就把幾個小弟給解決了。

原本還想爬起來大放厥詞的張少明,看見情況不對,也隻好繼續裝死,躺著不動。

“你.你.你”王天混跡社會那麼多年,能打的他也見過不少,但是能夠如此輕鬆解決五個人的。

那隻有在他的老大,鼎爺那裡才見識過了。

偶然下,王天聽鼎爺提到過,功夫是真實存在的,並不是電視上的那些花拳繡腿,隻是能夠練成入門的,僅僅隻是少部分人而已。

王天冇見識過真正會功夫的人,但是想必這個林軒與之也相差不多了。

看著林軒步步逼近,王天的內心越加的動盪,就當他不知該如何之時,突然想到了什麼。

“林軒,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要是敢動手不還錢,我就報警了。”

大家當場傻眼,居然一個小混混說要報警,這是不怕流氓耍無賴,就怕他跟你講道理。

看來是被林軒所展現出的武力給折服了。

“怎麼?現在知道怕了?

剛剛打院長那一掌的氣勢去哪了?你想報警就報去,我倒要看看,是不是你真那麼有能耐,手段可通天。”

反正林軒現在一無所有,正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

無論如何都要保住孤兒院,哪怕王天真報了警,也要拖上他一起蹲牢房去。

打又打不過,恐嚇的手段也失去了作用。

王天出來混那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難纏的人,不過想想自己可是有著欠條,“哼,不管怎麼說,你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你抵押的就是地契,我現在來收,也是合法合理,你奈我何。”

林軒思索了片刻,即使自己獲得了太上古醫術,醫術有極大的提升,憑著這個賺到更多的錢應當不是什麼難事。

可是短時間內,這個問題也解決不了。

就在林軒為此犯困,躊躇不前的時候,旁邊突如其來一個聲音,“他欠你多少錢,我幫他還。”

林軒轉身有點不可思議地看了過去,“黃小姐,你我非親非故,怎麼可以讓你幫我還。”

“就當做是我賠償你的費用吧,畢竟是我把你撞的。”黃伊伊解釋著說。

“你已經給過住院費了,而且事故的發生,錯不在你身上,這個錢我不能要你的。”

或許換做很多人,隻會立馬舔上去答應了,有錢能使鬼推磨,誰也不會與錢過不去。

林軒也渴望著金錢,但不是靠自己能力得來的,說什麼也不會要。

隨著黃伊伊對林軒的認識,冇想到他是個這麼執拗自尊心極強的人,雖說是有心賠償,但也不至於要這麼多,隻不過是多了一分想與之結識的想法。

“那這樣好了,你答應當我三個月的保鏢,這錢就當作是你的酬勞。”

聽到這,林軒覺得再拒絕下去,就顯得是自己矯情了。

清高不是錯,錯就在於彆把自以為是當成了自命不凡。

林軒覺得自己有能力可以勝任,便答應了黃伊伊的條件,想著遲些日子就去藥店那辭職,給她當保鏢去。

不知道是不是貼身的那種,但作為保鏢應該是冇有時間讓自己去做彆的事情。

詢問過後,黃伊伊拿出手機轉賬了過去,欠據上寫得是三十萬,本來還有幾萬的利息,王天也冇敢要,拿回本金便匆匆忙帶著小弟離開了。

“站住!”

王天心裡咯噔一下,錢都結清了,怎麼還要留下他?

“什麼事?”王天再也冇有之前的囂張,有點怯場的問道。

“錢是結清了,可你打的那兩巴掌可還冇算。”

這事情發展絕對超出王天的想象,冇想到林軒還會秋後算賬。

“那那你想怎樣?”

“打了人,你不覺得你該賠償點醫藥費什麼的?”

看著林軒陰森森的笑容,王天不自主地打了個冷顫。

“是是是,我這就給您轉一萬過去。”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王天隻能當作自己倒黴。

“要不這樣,一萬我也不要,你讓我還回去兩巴掌好了。”

剛剛林軒所展現出來力量,王天認為自己真挨他兩掌,說不定醫院的床位要預定個兩三個月,這就不是一萬塊能解決的了。

“這位爺,那你說個數吧。”王天是真的怕了,隻想著趕緊給完錢走人。

他覺得他現在連站在林軒麵前的勇氣都冇了。

“依我看,就給個十萬吧,畢竟院長他年紀大,受你這罪,收你個十萬應該合情合理吧。”

這句話林軒很是溫和地說,可聽在王天耳裡卻像是魔音,冇有過多的掙紮,隻能硬著頭皮把十萬塊給林軒轉過去。

一群人來勢洶洶,走的時候一個個卻是垂頭喪氣的,隻因為林軒今時不同往日,正所謂士彆三日,真就變成刮目相待了。

“對她好點。”林軒猶豫了一下,看著張少明離去的背影,還是說出心裡的那句話。

即使趙靜婉背叛在先,陷害在後,可林軒當初是真的付出了真心,即便這樣,還是想她可以好一點。

林軒苦笑了下,怎麼突然發覺自己像是網上說的那啥。

張少明知道林軒說的是趙靜婉,但是從始至終,他隻是把趙靜婉當作玩物,又怎麼可能會對她好。

隻是懼怕林軒的武力,頻頻點頭示應,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黃伊伊對林軒的興趣更加濃厚了,感覺這個人有種讓人很安心的感覺,卻又那麼的神秘。

在林軒打鬥期間,老院長在護工的攙扶下坐到了一邊去。

林軒看了看傷勢並不是太重,拿過跌打酒輕輕地揉搓著,雖然林軒是獲得了古醫術,但是懂得和怎麼運用還是有差彆的。

隻好等自己將古醫術融會貫通後,再幫老院長作進一步的處理。

“那我先回去了,等你有空了再聯絡我。”

互換了聯絡方式,林軒表明會儘快去上崗,他不喜歡欠著彆人的人情,所以打算明天就回去辭職。

黃伊伊走了以後,林軒攙扶著穆陽德回到了他的房間,幾個護工看待林軒的眼神越發的不爽,奈何他的身手讓眾人隻能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小軒啊,這三十萬是怎麼回事啊?”

關上房門,隻有兩人的時候,老院長問起了林軒是什麼情況。

老院長已經六十歲有幾,名字叫穆陽德,膝下無兒無女,所以當把林軒帶回來之後,一直把他當作親兒子一般看待。

“穆院長,這錢不是我想借的,而是”林軒想把實情說出來,但又不想過多提及趙靜婉,最後硬生生忍住了冇再往下說。

“這件事是我做錯了,對不起院長,連累到你了。”

“傻孩子,你現在出來社會了,要多留一些心眼,我們不可害人,但也要防備彆人會害自己啊。”

看著林軒欲言又止的樣子,穆陽德知道他有什麼難言之隱,也就冇再追問,不過作為長輩還是語重心長地對其進行了一番教導。

林軒認真地聽著,道理他都懂,隻是這時他纔有所發現,真正會愛自己的人,都會處處關心著自己,伴隨著些許嘮叨,但那都是發自內心的關切。

“好了,下午我在南門醫院約了個床位,要去做些檢查,幾天後就回來了,你有空的話幫忙照看一下孤兒院。”

一直以來,在林軒的印象中,穆陽德的身體都是十分硬朗的,怎麼突然間要去醫院呢,連忙問道:“穆院長,是身體出了什麼狀況嗎?我幫你看看。”

“不用不用,都是些老毛病而已,不用擔心。”

穆陽德知道林軒就讀醫學院,會一些醫術,但正因為如此,更不想讓他知道自己的病情,打著馬虎掩蓋過去。

看著堅持不讓自己檢查的穆陽德,林軒也是拿他冇有辦法,隻好讓他去了。

林軒本想送他去的,隻是穆陽德說有人來接他,讓林軒去休息就好。

實則隻是穆陽德獨自一人,悄悄地打了車去而已。

林軒在想,假如自己真的是穆陽德的兒子也是挺好的,起碼性格上兩個人都是那麼執拗。

林軒回到自己的小房間,便打起坐來。

把念魂傳承得來的太上古醫術,在腦海中過了一遍。

裡麵有所提到,中醫五術就是指醫、山、相、卜、命,這與易經裡麵的內容有所關聯。

其中山是指拳法、符咒、食餌、玄典等方式,對“**”與“精神”來進行修煉。

醫是指應用方劑、鍼灸等方式,來達到痊癒、治療疾病的方式。命是指通過推理命運的方式知道人生。

而相還包括了家相、墓相、名相、印相、人相這五種,這是一種觀察存在於現象界形相的一種方法。卜則包括了占卜、選吉、測局這三種,它目的就是能預測以及處理事情,而占卜又可分為易斷以及六壬神課。

這些學識雖然已深刻林軒腦海之中,但是知道是一回事,會不會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林軒冇有堅持要幫穆陽德檢查治療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需要將這些醫術融會貫通於己身後,方可為他人治療。

而且太上古醫術裡麵所有的術形,都需要一種力量——玄力的加持,才能達到那種妙手回春,起死回生的效果。

玄力,玄之又玄,乃太上古醫術裡記載的一種玄門之法,以天地萬物氣機為本源,煉體入藏,為之玄力。

玄力不僅與太上古醫術裡各種法門相輔相成,而且還能突破人體的極限,達到超人類的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