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身至強我捱打就能變強》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肉身至強我捱打就能變強》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傲慢匹夫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江雲,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肉身至強我捱打就能變強》 第2章 免費試讀

江雲穿上侍女小翠送過來的一身衣服之後,上下摸了摸,突然覺得有些古怪。

翻開衣服一看,這才發現這衣服內有乾坤。

衣服的裡麵竟是繡著一層竹片,看這針線手藝,怕是明月冇跑了!

這個明月真夠有意思的啊!

竟是個傲嬌體。

嘴上說著不管他,卻偷偷的替他準備好了比武的‘戰甲’。

雖然有些多餘,不過,卻也能見真情實意啊!

江雲抬頭看了一眼天色,時候不早,得趕緊去赴約了!

門外早就已經有幾名家丁等候多時。

江雲一出後花園,幾名家丁頓時前仆後繼,朝著江雲的方向跑去。

“少爺,明月讓我們跟你一起去赴約,說是再怎麼樣,也不能讓少爺輸了氣勢,還讓我們不要告訴少爺你這是他說的。”

家丁智力似乎有所欠缺。

說完之後這才反應過來,“糟糕,我忘了不能說的啊!”

江雲翻了翻白眼,“說都說了,有什麼不能說的,明月說的不錯,輸什麼也不能輸了氣勢,就你們幾個還不夠,在多去叫幾個人過來。”

“是!”

……

一輛懸掛著江家旗幟的馬車駛出月星城,一路沿著小路朝著北麵的白茂林而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

馬車在一輛插有林家旗幟的馬車旁停聞,隔著林家馬車的旁邊,竟還有一輛插著蘇家旗幟的馬車。

“少爺,咱們到了。”車伕老馬對著車廂內的江雲低聲說了一聲。

家丁們陸陸續續的從車廂裡爬了出來。

下車的假定站在車旁等候。

江雲最後一個從車廂中鑽了出來,抬頭看了一眼頭頂的太陽,陽光刺眼,他拿出隨身的一把紙傘遮陽,也跟著從車上翻了下來。

遠處樹蔭底下的一群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露出一陣玩味的笑容。

“家丁竟然和少爺同乘一輛馬車,這到底誰是家丁,誰是少爺啊?”

“江雲這小子傻裡傻氣的,什麼事乾不出來?倒是他身旁那貼身侍女明月,端是冰雪聰慧,生的更是明媚動人啊!”

“趙兄莫非是看上江雲的貼身侍女明月了?否則,一個小小侍女,豈值一提?”

“是有點,哈哈哈——”

江雲聽到遠處傳來的一陣爆笑聲,齜了齜牙,隨後將遮陽傘遞給了身旁的一名家丁,“笑吧,趁現在多笑笑,一會老子讓你們哭爹喊娘原地打滾!”

江雲目光掠過林峰以及他的若乾好友,瞥向遠處的一處臨時搭建的涼棚下方。

隻見一位婀娜多姿的年輕少女,正緩緩向此處蓮步輕移。

蘇家小姐名叫蘇霜,長相還算過得去,看久的才更有味道的那種,說是珠圓玉潤倒也不為過,其實隻是單純的有些嬰兒肥而已。

蘇霜見著江雲到場,便忍不住朝他走了過來,眼中寫滿了擔憂,“江雲,冇想到你真的來赴約了,此事皆都因我而起,我有意希望你們講和,可林峰態度堅決,我……”

江雲淡淡一笑,輕輕揮手道,“哎!蘇小姐莫要自責,此事與你無關,實則是我和林峰互看不爽已久,此戰難以避免,你的出現,不過是加速了我和他之間的比鬥罷了,你且在一旁看好,看我如何將他揍的鼻青臉腫。”

蘇霜聞言,頓時忍不住掩嘴輕笑了一句。

江雲一臉意外,“他也是這麼對你說的?”

蘇霜俏臉微微一紅,對著江雲輕輕的點了點頭。

江雲深吸口氣,“嗎的,老子的台詞也搶,看我怎麼收拾他!”

氣勢洶洶的江雲突然出現在了林峰等人麵前。

那林峰的個子要比江雲高上一頭,江雲的到來,讓他們步在停留於之前的笑話,紛紛將目光對準了江雲。

林峰從鼻子裡發出一聲不屑的哼聲,道,“江雲,聽說你為了跟我比武,一天到晚都泡在一個木桶裡麵,前前後後買了三千兩的藥材浸泡。

也不知效果如何?我看你的境界,似乎也冇什麼明顯的增長啊,莫非是受了奸人哄騙?”

什麼鬼?

他可是秘密的在自家後花園進行的啊!

到底是誰走漏了風聲?

仔細一想……

他買藥頻繁,即便不想惹人注意,恐怕都難。

江雲淡淡一笑,說道,“勞煩林兄關心了,總之,那三千兩冇白花!”

林峰冷笑道,“冇白花就好,今日是你我一月前所定之日,你我都已到場,那就將話攤開了說吧。”

江雲眉頭微微一挑,隻聽林峰緊接著說道,“你我今日比武,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輸贏各憑本事,除了約定好的彩頭,還要答應對方一件事情,你可想好了要求?不如你我在戰前先說出來,讓大家心裡有個數,也好讓他們安心下注啊。”

江雲微微一愣,“下注?我的賠率是多少?”

一個皮膚姚黑,手拿摺扇的年輕男子對著江雲,用十分陰陽怪氣的語調說道,“江雲,你的賠率最高,1賠10,林峰的賠率是1賠2,你應該知道誰的賠率越高,就越代表的不被看好吧?”

江雲聞言,不怒反喜,從懷裡摸出一張銀票,遞給了對方,“這裡是一百兩,壓我贏!”

三千兩花的就隻剩下一百兩了,今天冇準能一下子都賺回來!

臉黑男子高調喊道,“江家江雲壓自己贏一百兩!”

“換做是我,我也壓自己贏啊!哈哈。”

“這一百兩怕是要打水漂了!”

“江雲財大氣粗,區區一百兩,九牛一毛罷了。”

林峰見江雲還有心情壓自己,於是開口說道,“江雲!你壓你自己多少我不管,來說說互相的要求吧!

我的要求是,如果你輸了,以後你不得在去騷擾蘇小姐,並且見了我以後,喊我一聲大哥,纔可離去,不分任何場合!”

江雲微微一愣,“我什麼時候騷擾蘇小姐了?而且,你這到底是一個要求還是兩個要求?”

這小子算數看來不是很好。

林峰聞言,卻是淡淡一笑,“那你也可以提兩個要求,總之,誰也不吃虧就行。”

蘇霜一個姑孃家家,自然不能和林峰他們湊在一塊,此刻躲在遠處,伸長了脖子,似乎……在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