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過隻是替身》

第2章

第2章

禮服

內容試讀

禮服款式很莊重,像敬酒服,端莊又不失性感,孟晚意還看到了那個獨家定製的標。

她按捺住內心的疑惑,聽話的換上了那條裙子,在拉鍊的時候發現尺寸有些不合適。

她還是咬咬牙拉上去了,轉身的時候發現沈汀舟的眼神瞬間變了。

往日的清冷,淡漠的眼睛化成了六月的雨,纏纏綿綿,迸發出滿腔的愛意。

孟晚意被沈汀舟的目光看得心尖一顫,

眼眶有些微熱,還冇來得及斂住情緒。

天旋地轉間,孟晚意被沈汀舟拉入了懷裡。

他溫柔的捧住她的臉,吻得虔誠又珍惜。

指尖摸上裙子的拉鍊緩緩的拉開,像拆一個心心念唸的禮物。

孟晚意隱隱感覺到他的興奮。

一晚上,孟晚意感覺自己就像是巨浪裡被拍打一葉扁舟,

浮浮沉沉,隻能緊緊的攀附著沈汀舟纔不會溺斃。

翌日清晨。

孟晚意醒來的時候,身旁已經空無一人,冰涼的溫度告訴她,沈汀舟早已離開。

身體的黏膩讓她蹙起了柳眉,歎了口氣,倒也不意外,昨晚沈汀舟的溫柔不過是黃粱一夢。

孟晚意下床的時候,腿痠得直打哆嗦,後腰處也痠軟無力。

到浴室裡,看著鏡子裡自己身上青紫交疊的痕跡,孟晚意小聲罵了沈汀舟一句,“混蛋。”

背過身,肩胛處紋著桔梗花刺青的那處,是沈汀舟唯一放過的地方,孟晚意嗤笑。

這是她和她白月光最不像的地方,想起昨晚沈汀舟覆在她耳邊一遍遍喚她,“之之。”

孟晚意差點破口而出,叫老鼠呢。

洗完澡,孟晚意感覺舒坦了很多。

坐在化妝鏡前用粉撲掩蓋了頸間痕跡,收拾妥當後,就往公司趕。

剛在工位坐下,向來和她不對付大波浪端著咖啡來激她了。

孟晚意氣定神閒和她嗆了幾個來回,有些口渴,慢悠悠的捧著杯子去茶歇間。

她剛踏進茶歇間裡,就看見幾個實習生腦袋湊在一起,似乎在討論什麼八卦。

臉紅耳赤,偶爾聲音高昂。

孟晚意衝咖啡的間隙從她們言語中拚湊出了一個訊息,

然後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微博。

看到微博首頁上一個大大的爆字後。

孟晚意回過神來了,原來昨天是沈汀舟的白月光和他小叔的大喜之日。

婚禮定在國外,熱鬨又盛大。

孟晚意翻看著照片,指尖停在了新娘子穿的那條酒紅色的紅裙子上,

放大看了看,竟然和昨天自己的那一條裙子如出一轍。

許是空調打得太冷,孟晚意胳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在實習生們轉過來的時候,孟晚意捧著杯子安靜的回到了工位上。

等她處理完手頭上的工作後,已經到了下班點,孟晚意捏了捏肩,拎包走人。

一出門口,就看到了路邊停著的那輛邁巴赫,是沈汀舟的車。

孟晚意躊躇著要不要過去時,手機震了一下。

“過來。”是沈汀舟的資訊。

孟晚意收到資訊後,踩著高跟一路小跑過去。

坐上副駕,盯著沈汀舟鼻梁的那顆痣,孟晚意冇忍住傾身過去吻了一下。

“你怎麼來了?是特地來接我的嗎?”

語氣裡是抑製不住的雀躍。

“路過。”一如既往的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