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少的隱婚罪妻》

小說介紹

又臟又亂的後院裡,溫爾晚正盯著流浪狗麵前的肉骨頭。

她已經三天冇吃東西了,再這樣下去就要被餓死,為了活下去,她必須要從狗嘴裡搶吃的!

自從兩年前,慕言深將她扔進這裡,她每天想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怎樣活下去。

慕家,海城第一豪門,而慕言深便是慕家繼承人,海城最有權勢的男人,說一不二,隻手遮天。...

《慕少的隱婚罪妻》

第5章

免費試讀

“聽不懂人話?”

喬之臣咳了咳,神秘兮兮的湊過來:“我有個主意。”

慕言深瞥了他一眼:“說。”

“反正......就是換個女主人嘛,這些方案,策劃什麼的都可以繼續用。誰也不知道你的慕太太是誰,對不?”喬之臣說,“你可以將這場驚喜,給溫爾晚。”

他認為自己絕頂聰明,沾沾自喜。

慕言深像是看智障一樣看著他。

“怎麼了?這樣不好嗎?”喬之臣說,“溫爾晚也想要浪漫的。”

“你腦袋被門擠了?”慕言深回答,“戒指是溫爾晚設計的,那些策劃方案她也都看過,知道是給蘇芙珊量身定做的。現在你突然套在她身上......你把她當什麼了?”

慕言深根本不會這樣做。

他對溫爾晚的情深義重,不是一枚戒指就能夠表明的。

她很珍貴,她值得最好的,最用心的。

“虧你還天天標榜自己,萬花叢中過,”慕言深雙手抱臂,斜了他一眼,“關鍵時刻儘出餿主意!”

喬之臣解釋道:“我這個辦法是下下策,但也總比你什麼都不做要好。是,戒指,宣傳,你一開始都是為了蘇芙珊準備的,但是蘇芙珊是冒牌的,是頂替的,你真正要給的那個人,一直都是溫爾晚啊!”

慕言深抿著唇不說話。

“你給的根本不是蘇芙珊,是那晚的女人。而現在你明白了,溫爾晚就是那個女人。”喬之臣說,“這樣解釋是不是完全合理?”

慕言深起身:“先開會吧。”

喬之臣跟上,一起往會議室走去。

剛到門口,碰巧溫爾晚也在,準備進去。

她目不斜視,完全不搭理慕言深。

門口就那麼寬,她要進去,慕言深和喬之臣自然要靠邊站。

但是,他們兩個是公司的大老闆,乘坐電梯都有專門的一輛,向來都是員工讓他們,什麼時候他們讓過員工啊。

慕言深停下腳步,往旁邊讓了讓。

不僅如此,他還伸手將喬之臣拽了一下:“擠什麼?”

喬之臣被拽得趔趄一下:“靠,我在公司都能橫著走,還得給人讓路?”

“你在我麵前都能橫著走,唯獨在溫爾晚麵前不行。”

“嘖嘖。”喬之臣說,“老慕,我可以肯定,你會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妻奴。”

“妻奴?”

“對!”

慕言深細細琢磨了一下這個名號,唇角勾了勾:“聽起來還不錯。”

喬之臣:“......”

徹底墜入愛河的男人,真是不可理喻。

等溫爾晚走進會議室了,慕言深和喬之臣才一前一後走進來。

職場裡個個都是人精,看見這一幕,都在心裡暗暗驚訝。

這溫爾晚什麼來頭啊......慕總和喬總都得避讓她三分。

看見兩位總裁,誰不是點頭問好,退讓到一邊讓他們先走的?

溫爾晚坐下。

慕言深走到會議桌最前方,看了她一眼:“開會。”

“會議之前,我要宣佈一件事,”喬之臣說,“關於慕總給太太打造婚戒的宣傳,全部暫停,不再作為‘慕戀’的營銷方案,吸引人氣和流量。”

大家都默默聽著。

夏安好向來是個刺頭,又看不慣蘇芙珊很久了,哼了一聲:“說停就停,多少人的心血白費了啊......”

喬之臣在桌下使勁的拉了拉她,可是根本拉不住。

她怎麼就愛和慕言深作對?

溫爾晚能作對,那是因為她是慕言深心尖尖的女人啊!

這兩個人能一樣麼!

夏安好這脾氣,說不定哪天就惹了大禍,他都保不住!

“參與婚戒製作和宣傳的員工,都會發放雙倍加班費。”慕言深開口,“作為補償。”

“慕總的心思真是難猜啊,一會兒要給慕太太全城豔羨的浪漫,一會兒又暫停撤銷。怎麼,慕總是有新歡了?”

喬之臣真想去捂住夏安好的嘴。

會議室裡,鴉雀無聲。

慕言深淡淡回答:“冇有新歡,一直都是舊愛。”

一開始是溫爾晚,現在也是她,以後更會是她。

不會變。

“嗬嗬嗬......”喬之臣立刻捧場,“慕總真是絕世好男人居家好丈夫,一心一意體貼細緻打著燈籠都難找啊!”

夏安好的袖子都快要被喬之臣給扯爛了。

為了保住自己的衣服,她不吭聲了。

但是冇想到,一聲清楚又響亮的“切”,落入會議室每個人的耳朵裡。

所有人齊刷刷的看著聲音的主人——

溫爾晚。

“切,”溫爾晚又切了一聲,“打著燈籠找到的人,也許是鬼呢。”

夏安好真想站起身給溫爾晚鼓掌!

拍案叫絕!

溫爾晚笑了笑:“好男人就像鬼,冇人見過,但是很多人都覺得有。”

慕言深的指尖輕輕在桌麵敲著,一下又一下,發出噠噠的聲音。

很有壓迫感。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慕言深會大發雷霆的時候,卻聽見他說:“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