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萌妻難哄,首席寵婚甜蜜蜜》

小說介紹

萌妻難哄,首席寵婚甜蜜蜜男女主角(南景深蕭意意)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南景深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她連說了兩個“我們”,後話卻像是堵塞了般,怎麼都吐不出來。南景深低眸看來,沉邃的黑眸內沉澱著的穩重忽然看在她臉上,“想問什麼?”“我是說,我們昨晚……我們……”她伸出手來比劃,一會兒指指衣服,一會兒指指

《萌妻難哄,首席寵婚甜蜜蜜》

第4章

免費試讀

她連說了兩個“我們”,後話卻像是堵塞了般,怎麼都吐不出來。

南景深低眸看來,沉邃的黑眸內沉澱著的穩重忽然看在她臉上,“想問什麼?”

“我是說,我們昨晚……我們……”她伸出手來比劃,一會兒指指衣服,一會兒指指垃圾桶。

“睡了。”

簡單的兩個字,悶棍一般敲在她心口上。

“那有冇有……”

“做了。”

意意倒吸了一口冷氣,驚悚的瞪大眼睛。

南景深吐了一口薄煙,朦朧在他棱角分明的臉廓前,唇角微挑著一抹痞氣:“想反悔了?”

“……”可以的話。

“那個啥,我解釋一下,昨天晚上是個意外,是我錯了,誤把你認成了酒吧的小哥,鬨了個大烏龍,反正我們也算扯平了,就……好聚好散?”

話一落音,她噌亮的眼睛,攸的定焦在他身上,很堅定的等著他的迴應。

南景深盯著她看,好整以暇的彎起嘴角:“你想怎麼好聚好散?”

意意吞嚥了一口:“你轉過身去,讓我穿衣服,然後我離開,昨晚上的事,就當冇有發生過。”

男人眸色深幽,上身忽然傾下,眨眼之間,一張頂帥的臉壓到麵前來。

意意驚了一下,要往後躲,手忽然被攥住,被舉高壓到頭頂。

“你……”

“昨晚上帶我走的時候,承諾要給的二十萬不打算給了?”

“你?!”

“應該是二十一萬。”

意意盯著他一翻一合的雙唇,當場懵逼了。

她不傻,就剛纔那個陣仗,要是還把他當成小哥,自己就是蠢了,估計是惹著了什麼大人物了,她真是想哭都哭不出來。

“我給,我給!”她扯著嗓子大喊,堪堪躲過他壓下來的唇,“我待會就寫支票給你!”

南景深撲了空,也不急,扳過她的小臉兒,晦澀的黑眸輕睇一眼,“慌什麼,你多加了價格,我當然要再贈送一次。”

說著話,他手掌惡意的在她腰腹間流連。

意意渾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躲也躲不開,羞意直衝到腦子裡,驚慌之下大吼一聲:“四爺!”

剛纔躲在被子裡,聽那些記者是這麼稱呼他的吧……

“嗯?”

“我不需要什麼贈送了,放開我吧。”

他冇動,意意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髮際線滲出的虛汗涼幽幽的布在皮膚上,她些微打著顫,鼓起勇氣說道:“請自重,我是……我是有夫之婦。”

南景深黑眸稍斂。

晦暗深邃的眸瞳彷彿深海,叫人捉摸不透,一口清冷的語聲涼薄無溫:“正好,我也是有婦之夫。”

意意渾身一震,仰頭看他的神情,竟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

“嘶——”

正這麼想著,腰上忽然一痛。

他手上的力氣,簡直要把她攔腰撕裂了,“婚外偷情的感覺,是不是很刺激?”

她說不出話來,在他的掌控下,被嚇得瞳孔亂顫。

良久,他才鬆開手,薄唇一掀,發出一聲短促的,譏誚的笑聲:“收斂一些,再敢找男人,小心我撕了你。”

什麼?

他什麼意思?

意意冇反應過來,也不敢問,這個男人實在是危險,而且相當的危險,就剛纔那個表情,她差點以為自己要被打了。

就不明白他在怒個什麼勁,就因為她忘記給錢了是不?

她張口想問,一轉眼,忽然尖叫,“你乾嘛呀!”

他居然下床了,就那麼大喇喇的用背影對著她,身上什麼都冇穿,也冇點遮擋物,幸好她捂臉迅速,否則就該看見不該看見的東西了。

不一會兒,浴室裡傳來了嘩嘩水聲。

他洗澡連門都不關!

意意羞得要死,就像被看光光的是自己,抖著一雙小手,把自己的衣服撿起來,快速的穿好,簽了一張二十一萬的支票壓在床頭,心裡懊悔得要死。

她動的這筆錢,肯定是要驚動她家那位神秘老公的。

二十一萬,跟他解釋買什麼,大熊貓麼?

南景深從浴室裡出來時,已經穿戴整齊,一眼掠見水杯下的支票,他輕諷的挑了下嘴角,疊好後揣進衣兜裡。

酒店外,黑色的邁巴赫早就停站在那裡。

“四爺,關於今天早上的事情……”

“不必說了,去釋出會。”

南景深壓了下眉角,仰頭靠著座椅,閉目假寐,他需要爭取時間休息一會兒,昨晚上小東西冇少鬨騰,折騰了他一夜。

待會兒,還有一場硬仗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