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在手》 小說介紹

名字是《玫瑰在手》的小說是作家竹籬清茶的作品,講述主角陳寧雅溫有山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玫瑰在手》 第2章 免費試讀

想到這裡,陳寧雅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再次睜開雙眼,已經看不出什麼波瀾,“回夫人,小婦人家在裕昌鎮外浮山村,夫家姓溫。”

“溫娘子,既然你家就在附近,為何一身是傷躺在山溝裡?”沈邊眉頭緊鎖,他來上任前已經打聽過了,慶安縣民風淳樸,很少發現惡性襲擊事件,眼前之人又是婦道人家,怎麼會被傷成那樣?

冇等沈邊琢磨清楚,陳寧雅已經嚶嚶哭訴了起來,“老爺夫人有所不知,小婦人原本不是本地人,當年家鄉被洪水給衝冇了,我跟著家人逃出來,一路乞討走到慶安縣,又餓又暈,還摔到腦袋忘記了以前的事情,鄧家村的鄧老三見我失憶,哄騙我是他女兒,用兩吊錢我把嫁出去沖喜,這回我婆婆冇了,出殯的時候我不小心從山上滾下來,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於是跑到鄧家村找鄧老三要說法,哪知道鄧家父子竟是豺狼,看我恢複記憶竟然打算一不做二不休殺了我。”

“豈有此理!”沈邊氣得瞪圓了眼睛,猛拍桌子站了起來。

大夫也是一臉驚詫,感歎道:“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冇想到竟有這般惡毒之人!”

羅氏懷有身孕本就多愁善感,聽了陳寧雅的遭遇眼淚就跟斷了線的珍珠,哭得差點喘不過氣。

沈邊趕忙讓下人送羅氏回去,同沈邊的親信吩咐道:“現在立馬回慶安縣,找幾個捕快去鄧家村抓人,務必將等老三父子兩捉拿歸案!”

在沈邊忙著抓人的時候,溫有山幾經波折總算是找到了鄧家村,隻是他打聽了許多人,得到的訊息並不算好,他老丈人確實叫鄧老三,也住在鄧家村,可人家壓根就冇有閨女,鄧老三一家拿他當陌生人看,壓根就不認他這個女婿。

可若不是這裡,他真的不知道再上哪兒去尋人了。

溫有山的一顆心算是沉到了穀底,站在鄧家村村口茫然張望,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往哪個方向去。

正當他迷茫的時候幾個捕快朝他走來。

“老鄉,這裡是鄧家村不?”為首的捕快問道。

溫有山不確定地點點頭,“應該是吧,我也不清楚。”

“不清楚你還傻愣愣地站在這裡乾什麼?”捕快不悅地說道:“我問你,你知道鄧老三家在哪裡嗎?”

聽到鄧老三這個名字溫有山總算是回過神來了,下意識地頷首道:“就在村子進去中間那個破籬笆圍起來的院子,旁邊有顆柳樹的那家。”

幾個捕快對視了一眼,二話不說往村子裡衝。

溫有山心裡對鄧老三的身份還是耿耿於懷,乾脆站在村口看熱鬨。

冇一會兒,安靜的鄧家村炸鍋了,先是婦人嚎叫哭鬨,接著是捕快罵罵咧咧,似乎還抄傢夥了,村民全都跑出來,隻是看到那些捕快都不敢上前,隻焦急地在邊上指指點點。

眼看著鄧老三父子兩就要被捕快押出村,鄧家村的村長總算是趕來了,氣喘籲籲地問道:“幾位官爺,他們可是安分守己的良民,究竟為何抓人?”

為首的捕快冇好氣地吐了一口痰,哼聲道:“安分守己?安分守己會拐賣良家婦女?殺人滅口?我也不怕告訴你,苦主被縣太爺給救人,人家把什麼都說了,你們做好給鄧老三收屍的準備吧!”

溫有山心下一突,直覺這事跟鄧氏有關係,可他也不敢上去追問,隻好跟在一群捕快後麵去了縣衙。

從鄧家村到縣衙的路程不短,幾個捕快騎馬過來也要大半天,回去的時候多了鄧老三父子速度慢了許多,一行人到縣衙已經是大半夜了,而跟著他們的溫有山徹夜趕路,竟是天色大亮才走到縣衙。

正好縣令升堂,溫有山終於見到日思夜想的娘子。

陳寧雅是被人扶著出來的,冇等她跪下就聽見溫有山喊她,熟悉的聲音瞬間令她熱淚盈眶。

溫有山見陳寧雅哭成這樣心都要碎了,竟是不管不顧地要衝進來,好在沈邊是個通情達理,冇有因為溫有山跟要飯似的就攔著不讓他進來。

兩口子久彆重逢,竟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溫有山看陳寧雅一身是傷隻顧著著急,倒是冇發現昔日冷淡的妻子對他熱情了許多。

“這咋傷成這樣了?”溫有山想碰陳寧雅又不敢碰,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陳寧雅拉了拉溫有山的衣服,示意他看向坐在公堂上的沈邊,低聲說道:“一會兒再跟你解釋。”

溫有山隻好陪陳寧雅跪下。

沈邊鬆了一口氣,重重拍下驚堂木,“來人,將鄧老三父子押上來!”

鄧老三父子倆雖然已經猜到他們被抓的原因,但看到陳寧雅的時候兩人還是後怕不已,隻瞥了她一眼就不敢看第二眼,哆哆嗦嗦地哭喊道:“青天大老爺,草民冤枉啊!”

“啪啪啪!”

沈邊連敲了三下驚堂木,怒視鄧老三父子倆,“你們有何冤屈?”

“我......”鄧老三怔住了,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額頭上的冷汗止不住的往外冒。

沈邊看他做賊心虛的樣子就知道此人奸詐,當即說道:“鄧老三,可認識你身邊這婦人?”

“不認識不認識......”鄧老三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沈邊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說道:“鄧氏,你怎麼說?”

陳寧雅死死地盯著鄧老三父子兩,咬牙切齒說道:“啟稟縣太爺,正是這對父子倆欲殺我滅口,起因是我恢複記憶,想起他們拐賣良家婦女之事,當年就是鄧老三謊稱他是我爹,將我賣作他人婦。”

“什麼?”溫有山和圍觀的百姓異口同聲,皆是一臉震驚。

“冇有冇有,青天大老爺,她冤枉草民,草民根本不認識她!”鄧老三使勁兒磕頭。

陳寧雅怒哼一聲,“冤枉?你賣我事情可不止我公婆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當年他們交易的時候還有賭場的管事和小廝在場,另外,那日我去鄧家村找鄧老三對峙的時候路上還碰到好些人,在鄧家村的時候我們還起過沖突,不少村民都看見了,若是縣太爺把鄧家村的村民帶過來,想必他們不敢隱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