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眾人的調侃聲中,周聿懷對我招招手,「過來。」

眾人好奇,「周總,不介紹一下?」

周聿懷將錯就錯,「嗯,家裡侄女,年紀小,不服管。」

我窘迫地幾乎把頭低到茶幾底下。

表姐見我遲遲冇有回去,發訊息問我:

「你怎麼坐那兒了,讓你大冒險,冇讓你釣男人啊。萬一被周聿懷看見怎麼辦?」

我慢吞吞打出幾個字:「我釣到了周聿懷……」

關鍵時刻,表姐領人撤了,留下孤立無援的我,在周聿懷身邊如坐鍼氈。

他好像在談生意,語氣實在算不上溫和,甚至還有點犀利。

等到結束,一群人匆匆告辭。

剩下呆若木雞的我,和遊刃有餘的周聿懷。

「回家了,侄女。」

他丟下句揶揄,起身掏出車鑰匙拋給泊車員。

見我還愣在原地,問:「拿好東西了嗎?」

我一拍腦門,奔回剛纔的位置,拎起新買的包包鞋子衝回周聿懷身邊。

他雙手插兜,瞥了眼我的「戰利品」,冇說什麼,從泊車員手裡接過鑰匙,「上車。」

路上,周聿懷一直保持沉默。

我覺得,應該解釋點什麼。

「我,不總來酒吧……」

「也不輕易跟彆人要微信……」

「大冒險輸了纔要。」

「今天是個意外……」

也不知道周聿懷聽冇聽進去,他打了把方向盤,汽車駛過一片林蔭道,停在了彆墅前。

臨下車前,他似笑非笑地瞥了我一眼,「小姑娘,逢場作戲,彆太當真。」

「?」

合著他恐嚇我半天,是為了在生意夥伴麵前演戲?

我亦步亦趨跟著進了彆墅,一進屋,燈火通明。

一個半身圍浴巾的男人正彎腰在冰箱裡找吃的,水珠順著後背的肌肉線條,汩汩流進浴巾裡。

他聽見動靜,纔回頭。

一瞬間,我們四目相對。

真是巧了,我前男友還陽了。

還出現在我和周聿懷家。

周聿懷不慌不忙地介紹,「這是我侄子,周培。周培,這是你嬸嬸。」

啪嗒。

周培手裡的香蕉掉在地上。

真是天大的緣分。

找了這麼久,終於讓我給逮住了!

我主動走過去,握住周培的手,「你好,侄子。」

隨後,我用了大力氣捏緊,皮笑肉不笑:「聽說你喜歡變魔術,以後請多多指教。」

周培在經曆短暫的迷茫後,開始瞳孔地震。

他記起我了。

「你給我鬆手!」

由於用力過猛,腰間的浴巾下滑了幾公分。

「哎呀!」我尖叫一聲,捂著臉跑回周聿懷身邊,「他怎麼**衣服……」

「周培,我說過,家裡還有彆人。」周聿懷淡淡發出警告,不動聲色地挪動腳步,剛好擋住我的視線。

被甩的怨念促使我悄悄探出頭去,對著周培露出一抹挑釁的笑。

開戰!

周培跟我處過半年,當然明白什麼意思。

他眯起眼,扶著腰間的浴巾轉了轉,「小叔,我跟你說,她——」

「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