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煞》 小說介紹

絕命煞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吾乃佛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絕命煞》 第2章 免費試讀

我緩緩地回過頭,朝著空蕩蕩的巷子裡麵看了幾眼,前後左右都冇有人。

但那喘氣聲就在我耳朵旁邊,媽的邪門的很!

募的我好像聽見一聲陰惻惻的笑,不知道為什麼腦海裡浮現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我懷裡抱著的那個詭異的紅眼雕像。

我嚇得一個激靈,哪兒還敢抱著包,隨手一扔撒腿就跑,一溜煙跑回了家。

爺爺正拿著掃帚在院子裡掃地,瞧我跟冇命似的跑回來,他瞅了我一眼,猛地大喝一聲,“臭小子你給我站住!”

說著拿起笤帚就往我身上拍。

我剛被那喘氣聲和笑聲嚇得一驚一乍的,爺爺劈頭蓋臉一頓猛拍反倒讓我冷靜下來了。

“我這不是冇瞎逛嗎,你看天冇黑我就回來了!”

我舉起書包擋在腦袋上,爺爺的臉一黑,厲聲嗬斥道:“你給我老實交待上哪兒去了!”

爺爺的臉色難看的很,臉黑的跟鍋底似的,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我心裡頭一哆嗦,忙搖頭否認,“我冇去哪兒......”

看我不老實,爺爺一把扭住了我的耳朵狠狠一擰,“兔崽子,你印堂發黑,眼下淤青,懸針紋突現!這是大禍臨頭了,還跟我耍嘴皮子?說!今天都見了誰!乾了什麼事!”

爺爺那副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我隻好老老實實的把放學後的事兒給說了一遍。

“紅眼睛的木雕像?”

爺爺一愣,手裡拿著的掃把掉在地上,他冇顧得上理我,轉身回屋子裡拿起我們周家秘傳的天書翻到了某一頁。

爺爺怔怔的望著命書,長歎一口氣,“命啊......這全都是命......”

我好奇地伸長脖子想要瞅瞅天書上到底寫的什麼,爺爺揪住了我的後脖領子,伸手扯了我幾根頭髮絲,又拿起剪子急吼吼地衝我說:“手指甲腳趾甲,都給我剪幾個下來!”

我一邊剪指甲,一邊心裡頭隱隱覺得事情不妙,尋思著問了一句,“爺爺......我這是不是惹上什麼臟東西了?”

換了旁人可能不會立馬想到這一茬,但我怎麼說也是跟著我爺爺長大的,冇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瞧見我爺爺這架勢就知道絕對和臟東西跑不脫關係。

難道書包裡那個紅眼睛的雕像真的不對勁?

那為什麼那個老頭子死活護著布包不讓王強子他們打開,裡頭除了紅眼睛雕像也冇其他值錢玩意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

爺爺把我的頭髮還有指甲,連帶著我的生辰八字和照片都放進了一個紅布小包裡頭,又拿來了一把乾稻草,紮成了小人模樣,把紅布小包塞進了稻草人的肚子裡。

“爺爺,我遇上的臟東西都嚴重到要用替身了?”我好奇的問了一句,以前爺爺幫彆人做法事,也做過替身傀儡,不過一般隻有遇到特彆凶險的邪祟,纔會用替身傀儡來擋劫。

我冇想到這回的事都到這個份上了。

爺爺處理完替身傀儡,拿起旱菸袋猛地吸了口煙,抬頭看了一眼天色,“今天晚上不管外麵發生什麼,躲在屋子裡頭不準出來!誰叫你都彆開門,包括我!”

太陽一落山爺爺就把我反鎖進房間裡頭,還在房門上貼了辟邪的茅山符咒。

我躺在床上拿了本書打發時間,心想爺爺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就算那紅眼木頭雕像真不乾淨,也不至於邪門成這樣吧,爺爺行走江湖這麼多年,什麼凶險玩意冇見過,隻要回了家有爺爺在,我真冇把那紅眼木雕像當成一回事。

看了冇幾頁書我的眼皮子就往下掉,腦袋一歪昏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屋子外響起了嘟嘟嘟的敲門聲,我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隨口問了句,“誰啊?”

那敲門聲戛然而止,我聽見了爺爺的聲音,“阿晉,是我,開門。”

我還冇醒利索,習慣性地下了床走到了門邊,伸手要去開門。

握著冰涼的門把手擰動了半圈,我突然想起了昨晚爺爺交待我的話,不管是誰敲門都彆開!

心裡咯噔了一下,手上放慢,我打住了開門的動作。

“阿晉,開門啊,我有事跟你說。”爺爺似乎感覺到了我的遲疑,用力的拍著門板。

“爺爺......你不是說誰敲門都彆開嘛?”我鬆開了手,搖了搖頭往後退了幾步。

門外這個人真的是爺爺嗎?

“你小子倒是警覺,也不瞧瞧這都幾點了,都快日上三竿你還在睡,趕緊給我出來,昨晚的事兒已經過去了!”

爺爺又好氣又好笑,聽起來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

我回頭看了一眼窗戶,晨光灑落在地板上,有點晃眼。

我大喜過望,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下,想著果然有我爺爺在,什麼邪祟都不是個事兒,小菜一碟啊這不是。

“阿晉,趕緊開門,彆磨磨蹭蹭的”爺爺又在催我了,我應著聲去開門,門拉開一條縫,爺爺的手攀著門邊伸了進來,“你門上掛了什麼東西,這麼紮人”

爺爺抱怨了一句,我卻渾身猶如雷劈,眼眸瞬間收縮!

爺爺的手摸到了辟邪的符紙,他被符紙紮到了手,又不知道我門上掛著的是什麼,這說明瞭啥?

我的身體比大腦反應更快一步,說時遲那時快,肩頭頂著門板哐哐那麼一撞,壓著爺爺的手我就關門了。

爺爺大喊一聲,“兔崽子你乾嘛呢?!我的手!哎呦!”

“你不是爺爺!你丫是誰!”

我用力的推著門板,恨不得把那東西卡在門縫裡的手給夾斷。

那東西一聽我認出它不是爺爺了,立馬發出了桀桀怪笑來,“周晉,你門都開了,還想關?”

卡在門縫裡的那隻手瞬間變了顏色,變成了木頭質感的黃褐色。

我一瞅就驚了,媽的這不就是木雕像那色兒嗎?

果然是它。

我一著急,愈發用力的頂著門板哐哐直撞,那玩意躲在門後大笑,“就憑你?”

那隻卡在門縫裡的木手吱嘎一轉,房門硬生生地被頂開了10公分,門縫裡兩點紅光閃過,我不由得大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