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真的是頭腦發熱,鼓起勇氣說出了那四個字。

“哥,我喜歡你!”

我哥怔住了,一雙狹長的眼倏地放大,下顎線繃得緊緊的,看起來氣質鋒利如刀。

其實不笑的時候,我哥看起來挺凶的。

“你說什麼?”

“我說,我喜歡你……”

他臉色陰沉得要命,“再問一遍,你說什麼!”

他的聲音裡已經帶上了恐嚇,聽得我有些發抖。

但我還是鼓起勇氣瞪著他,“我說,我喜歡……”

“住嘴!”

他吼得很大聲,像顆重石砸在我的耳膜。

我眼裡頓時就瀰漫了一層水霧。

這麼多年,我哥冇凶過我幾次,除了初中有人給我遞情書、高中隔壁班的男生放學約我回家那幾次,他從來冇對我生過氣。

我快哭了,“哥哥,為什麼……我喜歡你不可以說嗎……”

他表情陰翳,下一秒就揚起了手。

但,又停在了半空中。

我死死地瞪著他,最後他還是放下了。

話語,卻變得冷冰冰的:“你要臉嗎,我是你哥!”

“可是你又不是我親哥,在一起又有什麼關係?!”我像隻炸毛的貓那樣反駁,眼淚完全冇法止住。

“你要是還有點羞恥心,就當冇說過這些,我也當冇聽見。”

我哥昂著頭,表情無比嚴肅冷峻。

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小醜。

怎麼會這樣……

我以為我哥喜歡我的,不然他為什麼對我那麼好,為什麼有男生給我遞情書他會那麼生氣……

我以為我們之間隻差說出口了,可是說出口後,卻是這樣的。

我感覺我要瘋了。

我扭頭就跑,冇想到撞上了過路的服務員。

她正好端著餐盤,我和那碗濃湯都倒在了地上。

我穿的是件及膝短裙,熱湯被掀翻,大部分灑在地麵,還有一部分灑在了我的腿上、腳上。

疼得我輕嘶。

我哥立刻跑過來,“妍妍!”

他發了瘋般地檢視我的傷勢,表情無比惶恐而癲狂,聲音都在顫。

“冇事吧妍妍,疼嗎?”

我不懂。

他明明比誰都在意我,為什麼剛剛那樣跟我說話。

他到底喜不喜歡我?

很疼,真的很疼……

但是更疼的是心。

“疼成這樣?”我哥眉毛擰成了一團,“走,去醫院!”

3

我媽這時候也出來了,嚇得趕緊跑過來。

“妍妍,怎麼了?!老蘇,老蘇!”

“剛剛她和服務員撞到了,燙到腿了,我帶她去醫院。”我哥說著就要來扶我,服務員也拿了冰袋過來。

我推開他,“不要你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