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嬌彆跑!高冷夫君哄妻成癮》 小說介紹

《嬌嬌彆跑!高冷夫君哄妻成癮》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米多多樓少凡,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嬌嬌彆跑!高冷夫君哄妻成癮》 第1章 免費試讀

第1章

朝霞鋪滿天空,金光萬丈從雲層灑滿人間。

米多多一腳將樓府的大門踢開,管家樓勝一把將她攔住道:“米小姐,我家少爺外出做生意了,不在家。”

“你怎麼知道我是來找你家少爺的?”米多多眯著眼睛問,見鬼的太陽一早就這麼烈,照得人的眼睛都睜不開,一早從床上爬起來,坐著馬車到樓府的她已經出了一身的汗。

樓勝輕哼一聲道:“難道今日米小姐來樓家不是找少爺而改找老爺呢?”

米多多的眼前浮現樓老爺子滿是皺紋的臉,耳邊迴響起如殺豬一般的說話聲,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道:“誰有毛病纔會找你家老爺!”說罷,她一把將樓勝推開,大步就朝樓府裡闖去。

樓勝一邊攔我一邊大聲道:“米小姐,我家少爺真的外出做生意不在家!”

“這個藉口過時了!”米多多一把將他推開,一邊往裡麵闖一邊道:“這一年來,你已經說你家少爺外出做生意七次,出去會朋友十三次,在書房做畫九次,還有其它亂七八糟的藉口無數次,結果哪一次你家少爺不在府裡?”

樓勝語塞,卻還是儘職攔住我道:“以前是你和少爺有婚約在身,你來樓家也無可厚非。可是現在你們已經的婚約已經取消了,孤男寡女,瓜田李下難免有損樓小姐的清譽。再說了,這一次少爺是真的不在府裡......”

米多多懶得理他,嫌他羅嗦,拿起手中冇吃完的包子直接塞到他的嘴裡。這下總算安靜了,懶得管樓勝會不會噎死徑直朝樓少凡的房間走去,根據她最新得到的訊息,樓少凡每天這個時候都會在臥室裡先澡。

她抬起一腳將樓少凡的房間踢開,入目的是一個極大的沐桶,一頭烏黑的墨發垂在沐桶邊上,桶裡的人鎮定非凡似對她的闖入無動於衷。

樓勝已將口中的包子拔下,急匆匆走進來道:“少爺,我已經按你的吩咐去做了,可是......”他的話還未說完,樓少凡就擺了擺手。樓勝會意,恭身行了個禮就走了出去,走到門邊時,還不忘把房門關上。

“米小姐來找我有何貴乾?”清潤的男音,悅耳而動聽。

對於他的聲音,米多多一向冇有免疫力,忙在心裡告訴自己一定要立場堅定,不要忘了今天來的目的,她輕哼道:“你明明知道我來找你是做什麼的。”她一邊說一邊朝那隻大木桶走近了幾步,心裡有些好奇,他洗澡的時候是不是像傳聞的一樣因為害羞所以會穿著衣服洗。

樓少凡將胳膊抬了起來,上麵居然還貼著幾片花瓣,我的眉頭皺了皺,他清朗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天下間誰人能猜得透米小姐的心思?”

這一句話小小的滿足了她的虛榮心,卻又讓她覺得有些挫敗,她湊到他的木桶邊道:“你當然知道我的想法。”他的側臉近在眼前,筆挺的鼻子,微薄的唇,漂亮的眼睛此時正微微閉著,麥色的臉上此時被熱水蒸著兩團**嫩的紅色。

米多多的色心開始氾濫,開始想像這樣的一張臉,摸上去會是什麼感覺?隻是那兩片唇也太薄了些,如果再厚實一點就好了。四姨曾告訴過她,男子的唇不能太薄,所以在選相公的時候一定要挑雙唇豐厚的。

一股溫熱的水撲上了我的臉,將她的臆想全部打斷,她有些惱怒,剛要發作,卻見到一雙清亮的眼睛看著她道:“米小姐如果想喝洗澡水的話一會再喝吧,我現在還冇有洗完。”

那是一雙極漂亮的眼睛,亮灼灼的如同天邊的繁星,褐色的眸子又似琥珀一樣誘人心魂,第一次見到這雙眼睛的時候米多多就迷失其中,她雖然已經看過這雙眼睛很多次了,卻還是逃不開它的魅力。

米多多好不容易拉回自己的心魂,她有些花癡的道:“我不喝洗澡水,不過不介意喝濺在你臉上的洗澡水......”說罷,便往他的臉上親去。

一塊雪白的澡巾將她所有的念想全部打斷,她皺了皺眉頭,有些沮喪,他略帶嘲弄的聲音傳進了她的耳中:“米小姐不注重自己的名聲,並不代表我不介意,我已經退婚了,從今往後我和你再冇有任何關係。”

他的話再次將米多多拉回了現實,她低著頭朝下看去,想證實那個傳言是不是屬實,可惜的是那層水上麵飄滿了花瓣,一切都無從證實。她有些失望的將頭抬了起來,看著那張俊雅的容顏道:“你是退婚了,可是我並冇有同意,所以一切都不算數。”

“你做出那樣的事情來,難道還指望嫁入我樓家不成?”樓少凡的聲音裡滿是諷刺道:“我可冇有某人那種對著萬夫所指也毫不變色的魄力,樓家祖宗十八代積累起來的名望,我若是毀了,便是愧對列祖列宗,也無顏麵對世人。”

“我已經對你說過了,我是被人陷害的!”米多多皺著眉頭解釋,已經向他解釋過不下一百次了,每一次藉口都不一樣,她知道他不會信,可是多這一次不多,少這一次不少。再編一千個藉口,她也編得出來。

米多多和樓少凡從小訂了親,隻是他從來冇有正眼看過她一眼。他說的是三個月前她去春風館裡找小倌的事情,本來她去那裡是想幫她老爹拉一筆生意,冇想到卻遇上了他,於是,便有了上次退婚的事情,也有了我上百次解釋的事情。每次解釋,他都以不能破壞祖宗清譽的名稱將她轟回去。

他還真的是以不變應萬變!

隻是失敗的次數多了,也把她的火氣勾了出來,於是便有了今天的行動。她今天就是來破壞他的清譽的,要把他看光光,看他還怎麼在眾人的麵前維持他們樓家的清譽,看他以後怎麼在眾人麵前保持他謙謙君子的形象,看他以後怎麼做人!

“賊都喜歡喊捉賊。”樓少凡的眼裡有了一絲不耐道:“米小姐如果冇有更何適的藉口,那麼請便!”說完,他的手臂再次伸了出來,擺了一個請的姿勢。

“好!”米多多笑著回答,轉身離開那個木桶三尺的距離,再猛的轉身,手中的短斧已將那個木桶劈開了一道口子,水花四濺,流了一地。

“你在做什麼?”樓少凡好看的眉頭皺了起來道。

“你讓我自便啊,我就做我想做的事情羅!”米多多麵不改色的回答,她對自己的舉動非常滿意,那一斧子下去,將木桶劈開,又冇有傷到他一分,隻是那個裂口稍嫌粗糙了些,準頭差了一點,看來她還得勤加練習。

水全部流了出來,濕了房間的地,也濕了米多多的繡花鞋,可是她並不介意,因為她馬上就要看到她想看的一幕了。

樓少凡居然冇有驚叫,隻輕哼一聲,居然毫不避諱的站起身來,米多多頓時傻了,呆呆的看著他麥色的胸膛,結實的胸肌和腹肌,他的樣子和傳聞中的文弱書生的樣子實在是相差甚遠。我的目光緩緩的往下看去時,一件雪白的中衣已將他完美的身材擋住。

他並非如傳聞的那般保守的穿著衣服洗澡,也如常人一般**了洗澡;更冇有因為我看到他的身體而驚慌失措!看來我的算盤是落空了......

“看夠了嗎?”樓少凡的聲音清冷逼人。

“冇有!”米多多大聲回答道:“可以再脫一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