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啦!”

隻是,那車剛剛加速,卻又猛地停了下來。

汽車停下的位置,正好是蕭葉和蘇雨軒的身前。

而後,車窗忽然打開,一張熟悉的臉現在了蕭葉和蘇雨溪的視線當中。

“是你們兩個螻蟻?你們兩個螻蟻,竟然還敢來這裡?”

車裡的人驟然開口!

“我艸……是你?”

李家南門前,蘇雨軒看著從勞斯萊斯豪車之中,伸出的那張臉,先是一愣,隨後忍不住爆口。

就連蕭葉的眼神之中,都忍不住微微流露出了那麼一絲意外。

因為,車中的這個人,赫然就是,之前在東海皇後酒吧,高價搶酒的那一男一女之中的一個--梅龍飛!

那天,皇後酒吧的老闆娘,杜雲月倒也曾說過,這個男人是川南一個世家的少爺,背景極為深厚,名字叫梅龍飛。

當時,蘇雨軒和蕭葉倒也冇有太在意。

畢竟,隻是一瓶酒而已,再加上有蘇雨溪幫著杜雲月求情,冇必要為了一個川南的陌生富二代生氣,那件事情,很快也就過去了,也冇有發生什麼大的衝突。

可誰也冇想到,此時在這裡,竟然會再度遇上。

“當然是我,你們兩個垃圾,深夜跑到這裡,是聽說紅漁病了,故意來藉著關心病情的名義,想來攀關係的吧?嗬,但是,就憑你們,有這個資格和李家攀上關係麼?”

梅龍飛聲音冰冷,嘲諷。

梅龍飛在停車的那一瞬間,已經看透了很多東西,他畢竟是時間子弟,很多豪門世家的規矩和禮儀,他還是非常清楚的。

就像眼前,第一,蘇雨軒和蕭葉,是想要走著進李家,這就說明瞭,蕭葉冇有開車直接進入李家的資格,而冇有這種資格,則就意味著蕭葉和蘇雨軒,絕對不是什麼身份異常尊貴,或者李家的核心親戚。

第二,那就是蕭葉和蘇雨軒,出現在李家門口,李家之中,連一個接應的人都冇有,這則說明瞭,蕭葉和蘇雨軒的身份,比一些遠方表親地位更低。

第三,根據李家的規矩,遠方親戚,一般也都會接待。

第四,李家小姐作為李家第三代現在唯一的嫡係,再加上李家的家主,可以是女人,這在曆史上也曾出現過先例,所以,李家小姐忽然病了的訊息,在第一時間,就驚動了川南很多與李家交好的頂級豪門,世家。

這個時候,一些頂級的豪門,世家,還有一些李家的親戚,為了表示關心和鄭重,都會連夜趕到李家,前來探望。

這些前來探望的人,未必能見到李家小姐,但是,這是川南的規矩,也是關係和人情世故。

梅龍飛作為川南梅家的繼承人,對這些規矩自然是異常清楚。

他現在見蕭葉和蘇雨軒這待遇,主觀地認為,這兩個人在李家的眼中絕對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甚至,極有可能,是厚著臉皮想要在這個時間和千年李家,蹭上一點關係的。

“攀你大爺的關係啊,在酒吧裡,要不是杜姐和我姐攔著,我和我姐夫早就揍過你了,在這裡,你還這麼囂張?”

蘇雨軒這一路上,已經憋了一肚子氣,此時又聽到梅龍飛的如此冷嘲熱諷,不由升起了幾分怒火。

“你敢和我這樣說話?”

梅龍飛見狀,眸子不由一寒,隨後,他的手動了一下,但是,他的餘光又看了一下李家東門,安裝的幾個攝像頭,終究還是冇有下車。

在李家門口,和兩個垃圾動手,萬一被李家的一些重要人物看到,有失他的身份,他的身份,在這裡不容出現任何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