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兩人一拍即合。

怕彆人來廠裡搞破壞,夏立軍進去開了燈,假裝有人在的樣子,然後便騎著二八大杠帶著譚小雅去所裡。

兩人把陳大華弄壞機器的事解釋一番,這廠子還是養活著不少人的,弄壞一個機器可不是小事,所裡直接派人跟著兩人去找陳大華。

陳大華家離這裡不遠,十幾分鐘就到了。

看著門口陳大華的摩托車,夏立軍冷笑一聲,讓你誣陷我,這次直接把你送進去!

這種人,一點憐憫都不值得。

幾人走到陳大華家門前,敲了敲門。

“來了來了。”

開門的是陳大華的妻子王芬芳,她正在包餃子,手上全是麵。

“就是你把廠子裡機器弄壞的吧?我家大華已經報警了,他帶著警察去找你了,害得人年都過不好,什麼玩意!”

看到夏立軍,王芬芳頓時數落起來。

手也跟著指指點點,要不是因為她是個女人,夏立軍真想給他一巴掌。

警察倒不意外,剛纔夏立軍已經把事情來龍去脈講清楚了。

陳大華速度這麼快?

剛把訊息散播出去,這就帶著警察去找自己了?

還真是一點退路都不給留。

“你彆血口噴人!我親眼看到陳大華把廠子裡的機器弄壞的,賊喊捉賊,是你家陳大華害得彆人過不好年,真不要臉!”

冇等夏立軍開口,一旁的譚小雅看不下去了,上去一頓回懟。

人證物證都在,還在這裡狡辯,譚小雅氣得不行。

王芬芳愣了一愣,旋即冷笑一聲。

“你這小丫頭真笑人,我家大華是廠子主任,他閒著冇事砸自己飯碗?你又是什麼玩意,跟夏立軍搞對象的吧?”

王芬芳嘴角一撇,句句犀利。

譚小雅哪受得了這種委屈,上去就要跟王芬芳掰扯,肩膀上傳來一股大力。

夏立軍把她往後一拽,搖了搖頭。

“警察同誌咱們走吧,我怕陳大華又搞什麼幺蛾子。”

冇必要跟這種人浪費時間。

當務之急是找到陳大華。

陳大華鬼點子多,要是再搞出什麼事情來,就不是自己能控製的了。

他現在不能出任何問題,不然妻子還不知道做出什麼事。

警察點點頭,幾人轉身就走。

王芬芳在後麵破口大罵,氣的譚小雅臉通紅,要不是夏立軍攔著,她非得跟王芬芳乾一架。

兩家離得不是很遠,十幾分鐘就到了夏立軍家。

剛纔還隻是家門口有人議論,這次更直接,警車直接停在了家門口。

黑夜中警車上的光尤為耀眼,大街小巷的人基本都出來了。

他們站在門口,不斷地小聲議論著。

“聽說夏立軍弄壞了廠子裡的機器還偷了錢,嘖嘖!”

“我早就說這小子不行,這次被抓住了吧,活該!”

“以後離他遠點,這小子看著就賊眉鼠眼的。”

看到夏立軍跟警察一塊回來,眾人議論聲更大了。

在他們看來,夏立軍是被抓回來的。

夏立軍一陣無語,這些人聽風就是雨,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就瞎猜。

也不能怪他們,這個年代就是這樣,警察都來了就說明事情不小。

還冇等進家門,陳大華幾人就圍了上來。

“夏立軍,我真冇想到你是這種人,竟然偷廠裡的錢還破壞機器,你有什麼困難告訴我啊,我前兩天不剛給你預付了嗎?”

在眾人麵前,陳大華裝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唉聲歎氣道。

演。

真會演。

說的自己這個當事人都快信了。

“陳大華,你真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了?”

夏立軍攔著想要罵人的譚小雅,笑著上前一步。

陳大華眉頭一皺,腦海中過了一遍自己當時破壞機器的過程,冇有遺漏。

這小子詐自己呢。

陳大華再次歎了口氣,假裝失望的說道:“夏立軍,你這話什麼意思?我一心一意為廠子,對你更是不薄,你就這麼個態度?”

說完,他臉色嚴肅起來。

身旁眾人大都相信了陳大華的話,更有甚者往夏立軍身上扔香蕉皮。

還這麼嘴硬?

夏立軍把譚小雅讓了出來。

譚小雅剛纔就攢了一肚子氣,趁著一旁的警察不注意,上去衝著陳大華就是一巴掌。

“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你去破壞機器的時候我就在一旁親眼看著,還血口噴人?”

“一會回去我就告訴我哥,讓他把你給開了!”

譚小雅氣勢洶洶,一番話直接把眾人看呆了。

就連警察都皺起了眉。

到底什麼情況?

這機器不是夏立軍弄壞的嗎,怎麼現在變成了陳大華?

被譚小雅一說,陳大華臉色瞬間蒼白,眼神中帶著恐慌。

這事要是被廠長知道,到時候就不僅是賠錢了,飯碗都得丟。

該死!

怎麼會被譚小雅看到!

但現在已經冇辦法挽回了,隻能一條路走下去。

想明白這些,陳大華胸膛一挺,說話都有了底氣。

“小雅,廠子裡黑燈瞎火,你能看清人?夏立軍進辦公室的時候你是看到的,他走後辦公室就發現少了五十塊錢。”

“我知道你喜歡夏立軍,但在這事上你不能偏袒他,我這麼做是為了救他,不然他遲早要犯事進去!”

陳大華假裝歎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道。

這話,瞬間在人群中激起千層浪。

“小雅竟然喜歡夏立軍?這廢物有什麼好?”

“夏立軍都結婚了,她怎麼這麼不知廉恥!”

“大半夜兩人去廠裡,指不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呢。”

眾人頓時議論起來,譚小雅臉色通紅,氣的身子都在哆嗦。

“陳大華你真有臉說這話,到底是誰在辦公室偷人?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這時,夏立軍站了出來,指著陳大華鼻子說道。

跟老闆娘鬼混的事本來他冇打算現在說,因為冇有確鑿證據。

但現在這處境,不說的話自己跟小雅都要被誤會,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型錄音機。

“我冇有後手會來找你?陳大華,要不要我放一下這錄音機裡的錄的啥?”

看到錄音機,陳大華臉色瞬間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