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宴日,正好是人間中元節,又稱鬼節。

雖是鬼君地界,卻並非傳聞中的陰沉可怖,清風和煦,四季常青,說是仙境也不為過,更何況這些年鬼界早已淩駕於仙界之上了。

大殿外冷清,許是中元至,一路過來並未看到太多人。

剛剛議完事情桃筠正打算跟隨眾人一起離開上君殿,隻是還未走下台階,就被小鬼叫住了。

“桃主事請留步!”

桃筠抬眼看過去,認出那是上君殿總管方文福養的小鬼,於是匆匆停下腳步,單手背於身後。

等人走近了,她才微微一笑,禮節詢問道:“可是還有事情?”

“主君剛剛傳喚小的,讓我一定要請您再去奉書殿走一趟。”小鬼說話格外客氣,畢竟對麵站著的是主君曾經最寵愛的手下,自然要拿出十二分的小心謹慎來。

聽到是主君傳喚,桃筠自然不敢怠慢,即刻跟著小鬼朝奉書殿走去。

一路上,全是熟悉的景物,可她的心中卻微微發緊,雖說麵上不曾表現出來半分。

三年了……

好似晃眼的功夫,她代替兄長桃宿入鬼界當職已經將近三年時間。

從初始的忐忑,每一步都彷彿是如履薄冰,到現在可以在鬼界大方行走,天知道她花費了多大的功夫、受了多少驚嚇。

好在,困擾兄長的惡疾就要恢複了,再過不久,她也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換回身份了。

到那時,她終於不再是頂著桃宿的名頭,而是桃筠。

不管是嫁人還是回到自己的那一方小天地,她都不必再過這樣擔驚受怕、生怕出現差池的日子了。

想到這裡,本來還緊張的心情忽然又放鬆了不少,就連步伐也輕快了許多。

小鬼將她帶到大殿門口,接著便欠身退下,請桃筠獨自進去了。

桃筠看了眼自己的衣服,還算整潔,又理了理領口,這才推開門微垂下巴走了進去。

外麵的陽光剛好照進來,殿內很是溫暖,一陣微風吹進來,她聞到一股熟悉又好聞的木質清香。

“屬下見過主君。”

儘管跪著,聲音中卻是不卑不亢。

“起來吧。”頭頂上方傳來主君冷不藺的聲音,正如其姓,冷淡又有幾分疏遠。

桃筠自小養在山中,見到的男妖本就少。

父親憨厚老實、守正不阿,兄長自小體弱,性子也就養得溫柔。

但冷不藺是不一樣的,他殺伐果斷,既有統一三界的手段,又有收攏人心的魄力。

儘管已經三年,但桃筠依然害怕他。

那雙看風不喜、看雲不動的眸子太過冷靜,似乎隻要掃一眼,便能洞悉人心。

若是被他知曉自己代替兄長入職鬼界,他們全家的性命都要不保!

人間的欺君之罪都要株連九族,那若是欺瞞冷不藺,豈不是要拖累整個妖族。

“謝主君。”

桃筠起身,同時又聽見沙沙的聲音,不用想也知道冷不藺在處理鬼界事務。

主君忙著,她自然不敢出聲打擾,隻好做些彆的事情來分散注意。

大概是今日站得有些累了,此刻兩條腿已經很是沉重,她看向腳尖,這雙已經做過手腳的鞋還是比一般男人的腳小了些。

說起鞋子,這還是母親給她納的,桃筠無聲歎了口氣,許久冇有回家,也不知道家中親人可還好。

思緒亂飛,她時而蹙眉,時而輕輕彎起嘴角,大抵是想得太過認真,她並未發現前方的冷不藺早已經停下了批閱的動作。

那雙看萬物不喜的眸子在看向桃筠時,總有些不同。

眼前的屬下已經算是他的得力助手,這些年來幫他做過不少事情。

氣質出眾、富有才氣,不論是三界的歸順問題,還是招賢納才方麵,她都有自己的獨特見解。

比之跟隨父王多年的長老們,年輕又有朝氣的桃筠自然更對他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