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冥,你不得好死。”風絕塵咬著牙,嘴硬了硬。

接下來,白光一閃,風絕塵的舌頭掉到了地上。

如此恐怖的一幕出現在玉弦的眼前,她不僅有些毛骨瑟瑟,這個風月冥是真的心狠手辣,殘酷無情,不過正是因為這樣,他替自己報仇了。

風絕塵和玉詩詩不久後便自己嚥氣了,隻有風月冥還抱著一具腐朽發臭的屍體,他深情的撫摸著玉弦的臉蛋:“弦兒,黃泉路上,我來陪你了。”

風月冥取出一把小小的星月彎刀,他把尖銳的刀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鮮血緩緩的流淌下來。

“你不要死!”玉弦試圖衝上去阻止他,然而眼前卻陷入了一片黑暗。

“不要!”一聲驚呼,玉弦猛地從床上坐起來,她帶著幾分驚魂未定。

“小姐,您終於醒了,奴婢好高興!”小花微笑著開口,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嚇死奴婢了,奴婢以為小姐你……”

“小花,你不是死了嗎?我不是也死了嗎?”玉弦詫異出聲,她低頭一看,自己的腿好好的。

“呸呸,今天是小姐的誕辰,小姐不許說這些不吉利的話!”小花嚇得臉色微微一變,隨即,立刻嚴肅起來。

玉弦這才恍然明白過來,她重生了!

現在是四年前,她誕辰的那一天。

爹爹還好好的,小花也好好的,自己也冇有跟一個陌生男人做出不軌的事情。

“小花,見到你我真高興。”玉弦一臉激動道。

小花樂的嘿嘿傻笑:“奴婢見到小姐也很高興。”

“小姐剛落水不久,受到了驚嚇,依奴婢看,小姐還是在屋裡休息為好。”小花見自家小姐已經爬了起來,而且一副要出門的架勢,便開口提醒道。

“不必。”玉弦道:“我已經冇事了。”

今天是她的誕辰,她的爹爹一定宴請了很多達官貴族,包括風絕塵和風月冥等王爺!

她一定要出去看看。

當初的她因為落了水,就在自己的房間裡休息了一晚,白白錯過了一個打響名號的好機會。

當初的她喜歡泯然眾生矣,現在的她可不一樣了,她要活出一個精彩的人生,哪怕是錯誤的,也要豁出去一次。

玉弦一來到爹爹的會客廳,風絕塵就走了過來,一臉的擔憂的道:“玉弦,你好點了冇?”

見到風絕塵,玉弦的眼中飛快地劃過一道憤怒,但很快被她隱藏起來。

“我已經好多了,謝謝五王爺的關心。”玉弦的身子微微往後退一步,語氣帶著一股疏離。

“姐姐,聽說你落水了,妹妹也好擔心你,不過現在姐姐冇事就好了。”說話的,是一個穿著素雅布衣的女子,玉詩詩。

聽到玉詩詩的聲音,玉弦的拳頭緊緊的攥了起來,她怎麼也冇有想到,玉詩詩竟然會佛口蛇心,用毒藥毀了她的容,還跟風絕塵一起殘害她肚子裡的孩子。

“嗯。”玉弦強壓住心底的憤怒,儘可能的讓自己平靜下來,她告誡自己,她現在還不能打草驚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