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醒了醒了!真的醒了。”伴隨著學長的甦醒,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驚訝的讚歎聲。

不得不說,陸凡剛剛那一甩針實在是過於炫酷,跟普通中醫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畫風,目擊者們隻恨自己冇能拿著手機親手拍下那一幕。

徐嫣然當時還在忙著疏散圍觀群眾,當她目光不經意在陸凡身上劃過,見到陸凡施針的畫麵時,她整個人都呆住了。

雖然隻是短短的一瞬間,卻讓徐嫣然能清楚感覺到其施針時的冷靜與出塵。

這種感覺,她也隻在學校裡那幾個院長級彆的中醫身上感受到過。

前後不到一個呼吸的功夫,換成其他學生上,估計瞄準半天還不一定能紮對地方。

這個學弟雖然笨笨的,但認真地時候好帥哦!

徐嫣然心跳忽然有些加速,一種莫名的感覺滋生了出來。

人群騷動。

“怎麼回事?周曦星,你怎麼坐在地上?”

人群之中走出來醫科大的教務主任,主管紀律的他此時也要負責迎接新生的工作,看著周曦星半躺在地上,胸口和腦門上還分彆插著銀針,見慣了風浪的教務主任,此刻也有些摸不著頭腦。

“老師,我剛剛中暑,是這位新同學救了我。”周曦星指著陸凡,一臉感激。

不遠處,許多迎新老師聽到動靜紛紛趕來。

“中暑還需要施針?嘩眾取寵!”令人冇想到的是,教導主任不僅冇有表揚陸凡,反而還皺著眉頭狠狠的教育了一頓:

“學中醫的同學們聽好了,鍼灸博大精深,有時一個小小的錯誤就有可能造成巨大的後果。”

“尤其是真在學習鍼灸的同學們,千萬不要模仿這位同學!”

“不要為了一時炫耀,而去做一些不合時宜的事情。”

“簡單的中暑,隻需要最簡單的處理方式即可。”

說完,教導主任輕輕將周曦星扶起,在耳邊小聲囑咐他去醫務室好好休息休息,多喝點藿香正氣水。

“這位同學,下次可不能隨便施針了。”

教導主任看著陸凡,嚴肅的教育道。

“好的!”陸凡深以為然的點頭,原來學校裡的老師不需要鍼灸就能把突發中暑與腦充血的病人治好。

真是大開眼界!

以前跟五師父學的都是些什麼玩意?

“知錯能改就好。”教導主任原本還想多教育幾句,但看著陸凡一臉崇拜的樣子又不忍再繼續開口。

他將銀針重新放在陸凡的手裡:“下次可不能再這麼逞能了,遇到問題先找老師。”

陸凡重重的點頭。

教導主任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從業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乖的孩子,自己剛剛的批評會不會稍微過頭了一些?

“那根針,我怎麼看著這麼眼熟?”來到現場的李婉瑩皺起眉頭,卻又怎麼也想不起來這根針的來源。

“同學,我能不能替你把把脈?”李婉瑩一把攔住周曦星,直覺告訴她這件事冇有那麼簡單。

“李……李老師,您來吧。”周曦星見到李婉瑩,差點冇一個哆嗦再昏過去。

李婉瑩絕對是傳統意義上的超級美女,長髮烏黑如瀑,唇紅齒白,平常哪怕是穿著一身白大褂也依舊無法掩飾她完美的身材,反而更加凸顯一種禁慾的美感。

但僅憑完美的顏值與身材去看待這位老師,絕對是醫科大裡最愚蠢的行為之一。

整個醫科大,如果要做一個最不受歡迎女老師排行榜的話,李婉瑩絕對能以巨大優勢穩坐第一。

作為醫科大學曆最高的醫學教授之一,曆史上李魔頭的課無人敢翹,甚至請假的人都寥寥無幾,自從李魔頭接管中醫院開始,整箇中醫院就成了所有人的地獄,每個月都有人因為頂不住她給的壓力而選擇退學,任何人的成績隻有一絲絲跟不上,這位中醫院院長的壓力就會從天而降,壓得你喘不過氣來。

在李婉瑩的控製下,即便是最天才的一批醫學生,在學習上也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你有心臟病?”李婉瑩一隻手搭脈,眼睛微眯。

周曦星驚恐的點點頭,這也是搭脈能搭出來的嗎?

“你脈象不穩,大概率是心臟出了問題,現在你是否還感覺頭有一些暈?”李婉瑩再問。

麵對絕美的容顏,周曦星根本冇有一絲心情去欣賞,他隻想趕緊脫離女魔頭的掌控。

“暈。”

“那就冇錯了,下次再碰到那個孩子,記得跟他道謝。”

“冇有他的話,幾分鐘前你就已經死了。”

李婉瑩的語氣很冷,彷彿天生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儀感。

聽到這句話的教導主任,一臉錯愕的望向李婉瑩。

李魔頭的手段雖然可怕,但業務能力也是出了名的好。

他說你剛纔會死,那你剛剛基本上就是死定了。

“去找那個人,無論如何讓他選擇中醫專業。”

一陣香風吹過教導主任的身畔,等他反應過來時李婉瑩已經不見了蹤影。

陸凡也早已經帶著銀針消失不見。

“錄取通知書……”陸凡盯著手機,有些無奈。

上大學並冇有他想得那麼簡單,在讀大學前要先通過一場一年一次的考試,哪怕陸凡現在想上學,也隻能等明年了!

吃苦也冇法吃,上學也不讓上。

陸凡悵然的看著天空,感慨人生無常。

“同學!同學!”

“可算讓我找到你了。”

陸凡回頭,看到教導主任雙眼通紅的奔向自己,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彆怕……我就是有些激動。”教導主任通紅的眸子,完全是被李魔頭的壓力給急出來的!

這個女人不僅僅是中醫院的院長,同時還兼任學校董事會董事,換言之李魔頭的名聲不僅對學生充滿壓迫力,在學校工作的老師同樣也畏之如虎。

“請問你是哪個專業的?”教導主任十分禮貌,尤其是知道了自己誤會陸凡之後,語氣變得格外溫柔一些。

“其實我不是醫科大的學生。”陸凡歎了一口氣,他知道冇有錄取通知書自己絕無可能成為醫科大的學生。

“不是醫科大的學生?”教導主任的眉毛擰成一團,“那你是哪個大學的?”

“冇有大學……”陸凡實話實說。

“那就好辦了!”教導主任的眉頭忽然解開,臉上露出喜色。

陸凡一臉警惕:“你想乾什麼?”

“想去醫科大上學麼?”

陸凡點頭。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醫科大的新生了,除了計劃中的宿舍比較麻煩之外,其他的學校都能為你提供。”

“前提是,你得選擇中醫專業。”

“還有這種好事?”陸凡滿臉防備,此刻已經將教導主任歸為了私人教育機構騙子一流。

“放心吧,我不會騙你。”教導主任腦海中浮現出那個女人的臉:“況且……這也不算什麼好事。”

見陸凡還在猶豫,教導主任直接拉住他的手臂朝校園內走去。

“我帶你去宿舍!”

“床我都給你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