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帝王》 小說介紹

小說《大周帝王》是作者不夜長安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不夜長安,講述了......

《大周帝王》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勾兌?”楊蓮不解。

“去,把酒罈子拿來!”李策指揮著。

可等罈子搬來,這一鍋的酒隻不過堪堪鋪了一罈子底。

李策留下一些原漿,再取了山泉水向裡麵灌。

灌一會兒,就嚐了一口。

直到罈子裡灌滿了水,李策終於麵露滿意的笑容。

他又遞給了楊蓮一勺酒。

楊蓮飲下,咂吧下嘴,當即“啊”的長舒一口氣。

他隻覺得清冽與甘甜一時在嘴裡遊走。

濃鬱至極,發酵的米香更是攫住了人的舌尖。

雖然兌了這麼多泉水,可李策釀出的酒,也遠勝當朝的極品水酒。

六皇子怎麼還有如此技術?

“殿下,有了這勾兌之法,皇上下來的任務咱們就算可以完成了!”楊蓮激動地說道。

可他神色一變,又補充說道:“不過,我聽說皇上有意降旨,哪位皇子率先釀酒二百壇,春賞酒宴時便可與皇上同坐!”

李策聞言,挑眉說道:“與皇上同坐?這不是儲君纔有的待遇嗎?”

楊蓮點頭稱是,“看來皇上有意借春賞酒宴來立太子了!”

李策卻道:“哼,我看皇帝爹的意圖並非如此簡單!”

他跟著解釋說:“你想,春賞酒宴正好差了六百壇酒,每位皇子領一百壇酒的任務,正好平分!這樣也打不起來了!”

“可現在,皇帝爹如果降了聖旨,那麼就會打破這個平衡!到時候就會有一個皇子多餘了!”

“也就是說,皇帝爹分明是要我們內鬥繼而殘殺!”

楊蓮聞言,忙捂住李策嘴。

“殿下,可不敢胡說啊!”

“放心,這裡就咱們倆!”李策手搓下巴說道,“看來一百壇酒不夠用了!皇帝爹決計不會看上我們的!”

楊蓮驚奇道,“殿下,那您的意思是要爭一爭那兩百壇?”

“冇錯!要想讓皇帝爹對我改變態度,非要拿兩百壇不可!”

楊蓮咋舌不已,眼前這個人真的還是當初的六皇子嗎?

除了會釀酒,他竟然上進到想要成為儲君了。

他激動得已是老淚縱橫。

揩拭了一把眼淚,楊蓮又犯了難。

他道:“可是,殿下,就算用上勾兌之法,我們的糧食也不夠用了!禦膳房肯定不會再借給咱們了。”

李策聞言,卻不屑地一笑。

“老楊,你說現在哪裡糧食最多?”

“造辦處?”

李策頷首道:“冇錯,正是造辦處!”

楊蓮不解地問道:“可造辦處的糧食都是各位皇子籌措而來的,造辦處怎麼會分糧給咱們?”

“哼,彆人去討糧自然討不來,但我就不一樣了!”

“老楊,把剩下的原漿給我裝一壺,我去討糧食!”

楊蓮咋舌道:“殿下,我還是勸您彆去造辦處惹晦氣!”

“什麼意思?”

“宮裡傳開了,造辦處所有的蒸鍋,一夜間都熄火了!他們現在都亂套了!”

“熄火?釀酒關鍵時候怎麼會熄火呢?”

“聽說是昨夜值夜的小吏睡著了,爐膛裡的火都滅了!”

李策不傻,搖著腦袋否定道:“不會是場事故!立儲的訊息剛傳出來,造辦處的蒸鍋就熄火,不會這麼巧合!”

“殿下,您是覺得......有人故意為之!”

李策點頭稱是,“之前隻是一百壇任務,緊趕慢趕還有希望完成!如今加入了立儲一事,幾位皇子絕不會再低調發展了!”

“其實,這事兒很好查,隻要查一查上京之內,哪個皇子有私營酒坊,哪個皇子就是昨夜的肇事元凶!隻是滿朝上下,也冇有人敢查!”

楊蓮聞言,忙擺手叫李策彆往下說。

“殿下,可不敢胡說!大周律例,私營酒坊是要殺頭的!普天之下,能有資格開酒坊的就那麼幾家!自是與各位皇子有所關聯!”

“冇錯,所以我說冇有人敢查此事!不過我倒是要謝謝這位皇兄,這糧食我要定了!”

......

一炷香後,李策拎著青花瓷酒壺進了造辦處。

大蒸鍋還冇有熱起來。

這麼大的一口鍋,單是生火預熱就要一個時辰的功夫。

李策一眼瞅見了徐清廉的女兒,正指揮著小吏們往爐子裡添柴。

“嗨!”李策衝著徐茜招手,信步而前。

徐茜瞥了一眼,啞著聲音說道:“吹牛小子,我冇工夫談論賭約之事!你釀不出一罈酒,也用不著給我磕頭!日後彆再吹牛就是了!”

李策此時才發現,女孩雙眸中滿是紅血絲。

也許哭過。

也許熬了許久。

他不由得心疼。

“我是來幫你的!”李策道。

“幫我?”徐茜不由得冷哼一聲,“你還在吹牛......滿朝上下都為這春賞酒宴急瘋了,你又何德何能可以幫我?”

李策見對方不信,當即打開了酒壺蓋。

瞬時,酒香四溢。

徐茜隻覺得香氣撲鼻,立時瞪大了眸子。

好香的酒!

然而,她又黯然了。

就算天下第一香,可僅此一壺又能有什麼用呢?

徐茜道:“也許你真的很會釀酒,可是一壺酒......杯水車薪......”

話音未落,李策已經滾過來一口罈子。

他問道:“還敢不敢賭?”

“賭什麼?”

“你信不信,我能讓一壺酒變成一罈子!”

徐茜冷笑一聲,她懷疑年輕小夥子是得了失心瘋。

李策把原漿倒入了罈子中,隨後取來一桶清水,又“勾兌”成了一罈。

“嚐嚐!”他㨤了一勺遞給徐茜。

徐茜將信將疑,可見吹牛小子滿臉真誠的期待,她還是將酒勺送入嘴邊。

酒液流淌進口腔。

適才濃鬱的香氣,一股腦纏在了舌尖。

繼而又飛進了大腦。

好酒!

遠勝造辦處出品的好酒。

雖然兌了清水,可與自己釀造的水酒相比,卻還是醇厚得很。

她自幼釀酒,品嚐過百千種佳釀,卻不及此時這一口。

而這種酒,竟然就是眼前這個流裡流氣的青年釀造而出。

實在難以置信。

“怎麼樣,是不是一罈酒!”

“你用那口小鍋釀出來這樣的酒?”

徐茜一把搶過青花瓷酒壺,順著壺嘴往裡看。

餘下一口酒,色澤淡粉,引得人心大動,實在想要喝下。

於是,她仰頭灌下。

瞬間,辛辣**衝入大腦。

可這之後的醇香,卻讓她懷疑這酒隻應天上有。

她人也像是上了天,腳下生風,再也立不穩了。

就在她將要摔倒時,一隻手將她接住,攬入臂彎。

徐茜仰麵看向眼前人。

“吹牛小子,你是不是在酒裡下了**啊!?”

李策笑道:“不,是你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