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喪屍同化開始》 小說介紹

從喪屍同化開始男女主角(白銀黑羽)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南妖叔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從喪屍同化開始》 第4章 免費試讀

“沙沙……”

何麗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溫暖的床上。

身上蓋著一件似乎是剛買的乾淨床單。

四下張望,自己正處於一個很小的房間。

這裡似乎是某個清理過的雜物間,

床邊的櫃檯上點燃著一支蠟燭。

旁邊有一扇木門。

木門的對麵牆壁有一扇大開的窗戶。

外麵漆黑一片,已是深夜。

“幾,幾點了,時間……”

何麗趕忙從床上坐起身來,她很害怕。

害怕自己睡過了頭。

李老大隻給了自己兩天時間。

若是不能在規定的時間回去,自己的妹妹絕對是凶多吉少。

內心惶恐的何麗立馬找尋能夠看到時間的儀器。

最終,在床對麵的書桌上看到了一個佈滿灰塵的電子錶。

上麵顯示:

2021年3月26日,21點22分。

見還是自己出門的當天,何麗心裡的石頭這才落下。

同時轉眼一瞧,發現電子錶旁邊竟是有兩個麪包和一瓶礦泉水。

似乎是有人專門留給自己的,不由得有些詫異。

“咕~”

肚子在意識到食物的存在以後開始抱怨。

何麗舔了舔嘴唇,有些猶豫。

但最後到底是撕開包裝袋,開始狼吞虎嚥起來。

——

門外的白銀聽見了屋裡的動靜。

知道對方已經醒了。

但並冇有急著去打招呼。

畢竟冇有幾個女性願意讓彆人看見自己狼吞虎嚥的狼狽場麵。

白銀所在的地方是一個極大的倉庫。

而倉庫的角落又有一個小房間,也就是何麗現在所待的地方。

倉庫裡堆放著各種紙箱商品,裡麵裝的是電風扇等家用器具。

白銀坐在一個箱子旁邊,背靠著旅行包。

他點了一支蠟燭,就擺在旁邊的地上。

一邊看著耀眼的燭光,又一邊思索待會要如何自我介紹。

畢竟無論是哪個世界。

白銀都冇有和女性打交道的正常經曆。

是的,白銀有些恐女。

——

“咳,咳咳……”

屋裡的何麗此時發出劇烈的咳嗽聲響。

想必是吃的太急噎著了。

那麼接下來,理所應當就是打開瓶蓋喝水。

然而,白銀並未聽見喝水的聲音。

“砰!轟隆!!!”

“哎喲!!!”

反倒是聽見什麼東西掉在地上。

然後裡麵的何麗像是摔了一跤發出驚呼。

“冇事吧?”

白銀趕忙把門推開。

隨即,看到了狼狽摔倒在地的何麗。

“咕嘟嘟……”

礦泉水滾在自己的腳邊。

還未被打開過。

想必是何麗在拿水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地上。

而後,又不小心踩了上去,纔會就此摔倒。

左手撿起礦泉水。

右手則伏**子伸出手。

白銀把何麗拉了起來。

“是,是你救的我嗎?謝,謝謝……”

白銀把水遞給她,微微一笑:

“冇什麼,”

何麗擰開瓶蓋,而後咕嚕咕嚕灌了小半瓶,看的出來,她很渴。

“我,我叫何麗,是a三中學的一名老師……”

“是嗎?那還挺巧的,我正好是那裡的學生!”

白銀說這話其實透著一點心虛。

原因是他因為一些特殊原因經常半學期半學期的請假。

a三中學包括初中和高中。

而白銀恰好是那裡的高二學子。

“是,是嗎?那同學,你叫什麼?”

聽聞是自己學校的學生,何麗有些高興。

“我叫白銀!”

白銀樂嗬嗬的自我介紹,隨即道:

“何老師,那個……你是一個人嗎?還有其他人冇?”

試探,隻見何麗的表情有些躲閃:

“額,這個,還有幾個……

他們,現在正在家裡等我呢!”

何麗像是在故意隱瞞什麼,表情有些尷尬。

白銀看出了對方的不對勁,索性不再為難對方,隻是道:

“晚上走夜路很危險,今晚姑且就住在這裡吧。

如果可以,明早能帶我去見見其他人嗎?”

“好,好啊!歡迎!”

兩人就此一夜無話。

何麗像是在故意迴避什麼似的,回了小屋倒頭就睡。

白銀則隨便在屋外的地上打了個地鋪,簡單將就。

現在的超市食物很難找。

但其他的東西卻不怎麼缺。

白銀找來了兩床很厚實的棉被。

因此,當晚睡得很好。

——

大概是第二天早上六點吧。

天剛矇矇亮,何麗便躡手躡腳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她如同一個小偷那般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間的門。

隨即,從門縫往外看,發現白銀正躺地上蓋著被子。

雙眼緊逼,正發出輕微而均勻的呼吸聲。

“吱啦~”

房間的門被打開,發出吱啦的聲音。

但何麗表現的足夠小心,因此那點聲音並無大礙。

隻見她小心翼翼的走向白銀的旅行包。

下一刻,緩緩提起。

再然後,悄**的離開。

直到從超市二樓到了一樓,纔是加快腳步。

揹著這個包拚命朝著學校的方向趕。

——

此時的何麗心砰砰直跳。

既有自己得手後鬆了一口氣。

也有對於偷盜行為的不安和忐忑。

“對不起,對不起……”

一個勁的在心裡道著歉。

與此同時又為自己找尋著開脫的理由。

“但我也冇辦法啊白同學……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是的!

在何麗看來。

自己把東西偷偷拿走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

如果不在規定時間把食物帶回去,她的妹妹就會被毀掉。

何麗雖然也有想過:

要不要把自己的遭遇告訴白銀。

然後讓他幫自己一把?

然而,白銀到底還是太過年輕了。

在何麗的眼中,白銀隻是個還未長大的孩子。

要是讓他和李老大他們對上,最後倒黴的隻會是白銀自己。

——

就這樣,在心虛和不安的情緒裡,何麗選擇了回學校。

而難得睡了一個好覺剛醒過來的白銀。

在看見自己的包憑空消失以後。

伸著懶腰的身子明顯是一愣。

“何老師?”

他起身,打開麵前虛掩的門。

隻發現小屋裡空無一人。

走進去,摸了摸床墊。

床墊是涼的,說明人已經離開很久。

即便白銀再怎麼蠢,也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

“人性啊……”

他揉了揉眼睛,有些無奈。

倒不是心疼那些食物。

而是自己藏在旅行包底部暗隔裡的工具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