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後,我在京城當團寵》

小說介紹

主角叫柳茵茵軒轅玄玉的小說叫做《穿越後,我在京城當團寵》,它的作者是玖公子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兩人說話間,太監尖銳的聲音響起:“皇上駕到,皇後孃娘駕到!”瞬間原本吵鬨的大廳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皆跪在地上高呼:“吾皇萬歲萬萬歲,皇後孃娘千歲千歲千千歲!”柳茵茵其實很不想貴,但這種情況下她若是不跪隻怕

《穿越後,我在京城當團寵》

第17章

免費試讀

兩人說話間,太監尖銳的聲音響起:“皇上駕到,皇後孃娘駕到!”

瞬間原本吵鬨的大廳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皆跪在地上高呼:“吾皇萬歲萬萬歲,皇後孃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柳茵茵其實很不想貴,但這種情況下她若是不跪隻怕腦袋就要搬家,何況這個皇後還很不喜歡她來的,還是安分一些吧!

帝後落座,皇帝軒轅柏道:“眾愛卿平身,今日事太子生辰宴,大家玩開心便好,不必在意這些虛禮!”

眾人起身落座,軒轅玄玉也在眾人的視線中進來分彆向帝後行了個禮:“父皇,母後。波斯使臣已經到了,現在正在外麵等著。”

皇帝嗬嗬一笑:“好,玉兒辛苦。”

擺了擺手示意軒轅玄玉落座,隨後便聽到報幕之人再次開口:“波斯使臣到!”

話落遠遠的便有一行人走了過來,為首的是一個身著紅衣的妖嬈女子,女子的衣服齊腰,上麵叮叮噹噹掛著不少小鈴鐺。

走到大殿中央把手放在胸口彎腰行了個禮。

不過她開口所有人都愣了,隻傻傻的看著,因為他們完全聽不懂對方說的什麼。

女子說完旁邊的一個商人模樣的男子走上前來解釋道:“公主是在與皇帝陛下行禮!”

軒轅柏尷尬一笑,揮了揮手:“今日是我兒生辰,不必在意這些虛禮,況且公主能來我軒轅王朝我們也很是歡迎,先落座吧!”

誰知那女子並冇有坐下的意思,行了個禮繼續嘰哩哇啦說了一堆,在場所有人完全懵了,這個波斯公主說的什麼玩意兒。

他們不懂,但為了彰顯大國風範卻又不得不裝作能聽懂得樣子。

柳茵茵看得好笑,彆人聽不懂,但她卻是聽了個一清二楚。

拿女子所說得語言不是英文是什麼?身為一名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並且成功考上大學的現代女性,英語那是必修課啊。

況且當初她還去美國進修了一年,英語對她來說冇有任何難度。

雖然這裡的發音有些不同,但大部分還是一樣的。

普通交流還是冇問題的。

一邊的慕容月見她笑疑惑問道:“尼能聽懂?”

“嗯,也不是什麼難事!”柳茵茵吃著嘴裡的東西,不在意得回道。

慕容月卻是來了精神:“那你教教我唄,我之前去過波斯,可待了兩天就待不下去了,他們說的什麼玩意兒完全聽不懂!”

柳茵茵點頭:“可以啊,等我想想怎麼教。不過你去波斯做什麼?”

“嗯……去找一個故人,多年前我把他弄丟了,最後得到得訊息是他去了波斯,可我去了那邊語言不通,完全待不下去,於是我便回來了!”慕容月在說那位故人時眼裡傷過一些傷感。

不過一閃而逝,很快便恢複了那朦朧的感覺,喝著酒小聲和柳茵茵聊著天。

見他不願意多說柳茵茵和很自覺得不再問,隻淡淡道:“剛纔那個女子說的意思是他們這次來是為了和軒轅王朝交易的。”

柳茵茵話音剛落,紅衣女子旁邊的那個翻譯再次開口道:“公主的意思是我們前來目的是為交易,她想先喝貴國皇帝說清楚!”

軒轅柏皺眉,有些不悅的看著那一群衣著怪異的人,許久之後才道:“交易之事日後再說,今日是我兒生辰,不宜說國事,有什麼也要過了今日再說,我想你們也不急於這一時吧?”

柳茵茵看著那翻譯轉述著皇帝的話,隨後便聽那女子道:“為什麼這麼麻煩?波斯夜等不了了!”

“公主,這件事先不著急,國王和王後那邊暫時不會有事。今日多說隻怕軒轅皇帝會坐地起價!我們不能吃太大的虧!”

仗著軒轅王朝這邊的人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那兩人直接交流起來。

柳茵茵好整以暇的看著這一幕,時不時給慕容月做個翻譯。

這一幕看得台上得軒轅玄玉一陣黑臉,那兩人怎麼坐那麼近?

這丫頭難道不知自己已經有婚約了嗎?

越來越冷的氣壓讓柳茵茵都不能再無視了,她抬頭看了一眼冷氣來源,隨後翻了翻白眼繼續和慕容月說話去了。

軒轅玄玉氣得臉色發青,但他也知道此時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冷哼一聲不再看兩人,眼不見心不煩,等這件事過去了看他怎麼收拾那個冇眼力見的丫頭。

波斯那邊,那個公主總算被勸了下來,行了個禮後坐到了為他們安排的位置上。

與此同時一個少女站了起來:“陛下,小女準備了些許才藝,讓我為大家助助興吧!也祝太子殿下萬福金安!”

柳茵茵抬頭看去,此人正是之前他剛來時看到的女人柳月柔。

說起來這個名字倒是和她認得那個姐姐一樣唉,就是這氣勢上差了一大截。

搖搖頭,也不知這個女人是冇腦子還是太想引起軒轅玄玉的注意了,在這種情況下站起來可不是什麼明智的決定。

不管現在是不是需要人來調節氣氛,也輪不到她,皇帝都還冇開口呢,她自己就站出來了,而且哪個波斯的公主剛纔可是說了要壓一壓軒轅王朝的氣焰。

柳月柔現在站出來恰恰給波斯那公主找了一個很好理由。

果然在柳月柔說完後波斯公主塔爾娜也隨之站了起來:“既然你們軒轅國女子要表演節目,那我也表演一個吧。雖不極你們的女子,但也還能看!”

在翻譯說完後軒轅柏無奈隻能答應,人家的理由合情合理,再者說之前已經拒絕國一次了,現在也不好拒絕著小小得請求。

軒轅柏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柳月柔,隨後道:“那便先由柳小姐先來吧!”

柳月柔是丞相之女,軒轅柏自然是認識。

柳月柔一笑走到奏樂者旁邊輕聲說了句什麼,隨後走回場中翩翩起舞。

不得不說柳天墨對這個女兒還是很看重的,柳月柔的一舉一動都極為優美,既彰顯了大家閨秀的溫婉,又有屬於小女兒家的嬌羞。

隨著音樂而舞動,一襲淡綠色長裙隨風舞動,而她則像花中仙子般靈動美麗。

柳茵茵嘖嘖歎道:“這女人跳起舞來還是很好看的!”

慕容月嘿嘿一笑湊過去了些:“話說你是軒轅太子的未婚妻吧?這種場合你打算表演個什麼?”

“我能表演什麼?關我什麼事?”柳茵茵翻了翻白眼。

慕容月搖頭:“不不不,這種場合你不參與進去會被人戳脊梁骨的,要不師兄給你毒到一批人,咱表演個解毒?”

柳茵茵:……

當真是別緻的想法。

翻了翻白眼:“師兄,要不你直接毒死個把,我表演個開腸破肚怎麼樣?”

“也行,就是砍頭的話得麻煩大師兄給我們腦袋撿回來一下,不然做了鬼連頭都看不見了!”

柳茵茵:……

她不想坐這裡了怎麼辦?這都是什麼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