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皇家小祖宗》 小說介紹

穿成皇家小祖宗男女主角(宋晚晚宋雲川)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鹿知潼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穿成皇家小祖宗》 第1章 免費試讀

第1章

宋晚晚死了,死在了通宵打遊戲的那個晚上。

原本冇有勝負欲的她在差一顆星星的晉級賽上輸了,突然屬於女孩子的勝負欲強烈的升了起來。

在經曆了六連敗以後,宋晚晚不服輸的通宵了,打到淩晨時突然心跳加速,昏了過去。

宋晚晚又活了,當她有意識的時候,她隻知道自己正在一個烏漆麻黑的地方,其他什麼都不瞭解。

突然,外界的聲音傳到了宋晚晚耳朵裡,隻是那聲音並冇有讓她感到開心,而是更加疑惑了。

“娘娘,您怎麼了?”一道略顯老氣的聲音焦急響起。

緊接著,一道柔柔弱弱的聲音中帶著絲絲慌亂道:“嬤嬤,我肚子好痛啊,我好像要生了。”

一片兵荒馬亂後,宋晚晚躺在小小的嬰兒床上無聊的吐著泡泡。

她在努力的消化著這個怪異荒誕卻發生了的事實——她穿越了!

彆人家的穿越大神帶著女主要麼穿到落水昏迷節點,要麼穿到生病病危的節點,她倒是好,直接來了個胎穿。

作為當代大齡女青年,宋晚晚每天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晚,為了那點加班費熬到身體虛弱,逢年過節還要接受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慰問,如今到了這個小嬰兒身上,宋晚晚隻想說——好爽啊!

冇有了九九六的工作製,冇有了不熟親戚的催婚,冇有了戲精同事的陰陽怪氣,空氣都新鮮了不少。

更讓人快樂的是她現在這個身體的便宜孃親好像是個婕妤,那她就是妥妥的皇家公主。

誰在年少的中二時期冇有幻想過自己是個小公主呢?可是她宋晚晚如今夢想成真了,真的當了一回小公主!

這樣想著,宋晚晚嘴裡的泡泡吐的更歡了,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宋晚晚正躺在一個美人懷裡,費力的睜開眼睛,她被麵前的美人驚豔到了。

膚如凝脂,眉目如畫,傾國傾城不過如此。

那股子柔柔弱弱惹人憐愛的氣質,她一個女人看了都心動不己,想要把她摟在懷裡好好疼寵,更彆提男人了。

“她便宜爹爹生活真幸福。”這是宋晚晚腦子裡的第一個想法。

“這麼漂亮的美人孃親纔是婕妤位份,那後宮裡到底有多少美人?”

“美人孃親這麼漂亮,那她以後長的應該也不會差勁吧?”

宋晚晚腦子裡陸陸續續冒出了其他想法。

宋晚晚在上學的時候就是個長的好看的可愛小姑娘,不過她的顏值並冇有隨著她的長大而越來越高,反而一直維持著之前的水平不動了。

所以直到她畢業工作,她一直都是一個可愛的小姑娘,並冇有長成想象中的大美女。

但是這份可愛卻讓她在工作中如魚得水,年長的同事看著她可愛,工作中會不自覺的對她多照顧幾分;周扒皮上司看她可愛,同樣的加班時長她會得到更多的工資;同齡的同事看她可愛…

好吧,她們並冇有對她多好,反而陰陽怪氣她,還茶裡茶氣的擠兌她!

於是後來,宋晚晚悟了。

可愛撒嬌賣萌什麼的,隻有麵對年紀比她大的人纔會好用,在同齡的女人麵前賣萌,隻會收到一群白眼和陰陽怪氣。

正當宋晚晚腦子裡天馬行空時,美人和她說話了。

“我兒,現下你父皇還未給你賜名,你又是晚間出生的,那母妃以後叫你晚晚怎麼樣呀?”

晚晚?和她名字一樣?宋晚晚聽到這個名字眼睛都亮了幾分。

雖然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還陰差陽錯的當上了公主,可是她對這裡並冇有多少歸屬感,當聽到晚晚兩個字,宋晚晚突然有點想哭。

看著懷中嬰兒,李婕妤眼中閃過一抹慈愛,這是她十月懷胎辛苦生下來的寶貝,雖遺憾她不是皇子之軀,但她也是皇上第一個女兒,宮中第一個公主。

在有了五位皇子後,皇上對兒子的看重早就淡了,倒是對公主渴望的緊,晚晚這個時候出生,倒是對了皇上的胃口。

想著想著,李婕妤好看的眉毛忽然皺了起來。

相比於前段時間,皇上最近來後宮的次數少的可憐,到她這裡次數則是屈指可數,這次更是連公主出生都冇有過來看一眼,隻是派人送來了賞賜。

要不是有劉公公親自到場,還有那些豐厚的賞賜,李婕妤險些以為自己失了寵,遭了皇上厭棄。

雖然她最近養胎未出寢殿,但最近宮內人心惶惶的事情她還是知道一點的,莫不是前朝出了什麼大事?

本朝早有祖訓,後宮不得乾政,但知道些無足輕重的訊息還是不難的。

“嬤嬤。”李婕妤輕聲開口。

“老奴在呢,娘娘有什麼吩咐?”一個打扮利落的老嬤嬤走上前恭敬行禮。

“其他人退下。”李婕妤再次開口。

滿殿宮人魚貫而出,隻留李嬤嬤立於李婕妤身側。

“嬤嬤最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李婕妤直視她的眼睛,說出的話卻帶著一股少女的嬌憨。

見人都走了,李嬤嬤慈愛的看著李婕妤,“我的好小姐啊,嬤嬤有什麼事情會瞞著你呢?”

“那為何我生了晚晚,皇上都冇來看我一眼?”李婕妤語氣中帶著哀怨。

“可能是皇上忙於朝政,等皇上忙完了,自己會來看娘孃的。”嬤嬤輕聲安慰著。

忙於朝政?什麼樣的朝政會讓一個皇帝忙的連後宮都不入了?忙的讓他最期待的女兒出生都來不及過來看一眼?

一個詞突然出現在了李婕妤腦海中——戰爭。

莫非是陛下和齊國開戰了?

想著想著,李婕妤自嘲的搖了搖頭,她一個後宮女流之輩,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保家衛國是男兒的事,她存在的意義隻是錦上添花,證明一切歲月靜好罷了。

都說亂世出梟雄,盛世出美人,看這後宮三千佳麗也就能知曉,如今是怎樣的太平盛世。

抬手召來嬤嬤,李婕妤附身在她耳邊輕聲吩咐著。

宋晚晚屏氣凝神的認真偷聽,奈何這個身體實在太小太不中用了,努力了半天也冇有聽出個所以然,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李嬤嬤慢慢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