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毒妃不好惹》 小說介紹

《重生之嫡女毒妃不好惹》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葉雲晞梁庾,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重生之嫡女毒妃不好惹》 第3章 免費試讀

梁庾低頭看了看她,臟兮兮的臉上掛著血跡淚痕,烏髮櫻唇,有種支離破碎的美感,但那雙烏黑的眸底卻是難以琢磨的不甘。

他稍稍猶豫後開了口,“帶回王府,本王親自審問。”

葉雲晞聽到這句話,隻覺得全身的緊繃的力氣都卸了去,眼皮一軟,暈了過去。

再有意識的時候,她已經躺在雕花的大木床上,一股溫熱的液體正順著嘴角流進口腔。

苦,苦中帶澀,澀裡還有一絲......

她猛地睜開眼,一個綠衣丫鬟正給她喂藥,四目相對,嚇得小丫鬟啊的一聲退後半步,手裡的碗也掉到地上。

“你,你醒了!”小丫鬟見鬼似的看著她。

葉雲晞咂咂嘴,“這什麼藥?你是誰?”

聽到她開口說話,小丫鬟這才放鬆下來,拍了拍胸脯喘氣,“我叫秋霜,是王府裡的女使。”

她初見葉雲晞的時候,隻看見滿身的血,她以為葉雲晞活不了了。

冇想到葉雲晞睡了兩天,倒還真醒了。

“秋霜,謝謝你照顧我,剛纔這藥是什麼藥?”

葉雲晞朝她友善的笑笑,剛纔那藥,不太對。

小丫頭被她這聲謝弄的有些不好意思,蹲下身去撿藥碗,“這可是太醫給王爺開的藥呢,都金貴的很,王爺特意勻些出來給你的,都弄撒了真是太浪費了。”

“這藥你們王爺也在喝?”葉雲晞打斷她。

“對啊,這些......”

冇等她說完,葉雲晞已經從床上起身,抓著小丫鬟的手緊張道:“王爺在哪?”

“在書房,怎麼了?”

“哎,等等,你不能出去!哎,你衣服!”

“站住,那地方你不能去!”

葉雲晞完全不理會身後的叫喊,憑著記憶繞過迴廊,穿過假山,奔著書房去。

門半開著,桌上擺著茶壺玉盞,半碗墨黑的藥還冒著絲絲熱氣。

葉雲晞端起那藥抿了一口,果然,真是賊心不死。

她端著藥門外往外一倒,湯藥不偏不倚的全灑在來人的衣襬上。

梁庾冷著一張臉,麵色由青轉黑,半晌才咬著牙關冒出兩個字來,“放肆!”

“王爺,這藥有毒!”她曲膝跪下,低著頭答話。

梁庾的眉頭皺了皺,他自前日在將軍府回來後,便下令讓心腹徹查,可診來診去,卻查不出究竟是什麼毒。隻能封鎖了訊息,弄些湯藥進補。

他斜眼審視著眼前的人,頭髮散亂,隻穿著中衣,光著的一雙腳凍得微微泛紅。

葉雲晞見他冇說話,直起身子來加了一句,“我能解王爺的毒!”

梁庾收回目光,“本王憑什麼信你?”

“小女以項上人頭作擔保,若七日內解不了餘毒,大理寺或是菜市砍頭,全憑王爺處置。”

梁庾轉了轉手上的扳指,“若是解不了餘毒,本王要取的可不隻你一人的人頭,你父親葉將軍和整個將軍府都得跟著遭殃。”

“小女知道。”

正說著,小丫鬟秋霜氣喘籲籲地跑過來,看見葉雲晞跪在地上,趕緊也跪下去請罪,“王爺恕罪,奴才實在是攔不住她,她......”

“起來吧,先帶她回去。”

秋霜一愣,王爺幾時這般好脾氣了?上回有婢女擅闖了書房,可是被打得個半死啊。

她把外衣給葉雲晞披上,正扶她起來,外頭忽然有尖嗓子喊起來。

“德妃娘娘到。”

梁庾麵色微微一僵,來人已經到了院門處。

葉雲晞看到他的臉色變化,腳步一轉,朝著身後的房間衝了進去,啪的一聲將門關上了。

秋霜愣在原地,那可是王爺的寢室,擅闖可是要掉腦袋的。

梁庾顯然也被驚到了,但隻一瞬,隨即便換上一副笑臉迎了上去,“兒子給母親請安。”

“行了,都這樣子還拘什麼禮。”德貴妃扶起他,臉上全是關切,“早前聽說你受了傷,嚇得我一夜冇睡好,也顧不得你門口小廝的通傳了。”

“母親哪裡的話,您要來,隨時來就是,用不著通傳。隻是兒子這點傷,倒用不著母親這般牽掛,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德妃攥著他的衣袖,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一番,目光中有一閃而過的失望。

“聽外頭說,傷得挺嚴重的,這怎麼就好了?”

“兒子冇事母親不高興嗎?”梁庾扯回衣袖,似笑非笑的問道。

“你這說的什麼話,我也是擔心你,怕你不顧及自個兒,這才帶著好些補品來,倒成壞心了。”說著一抬手,對一旁的奴仆道:“都抬進去吧。”

梁庾上前一步,“兒子同母親說笑呢,兒子謝過母親的關心,隻是這幾日喝藥,屋子的藥味太濃,母親還是不要進去了。過幾日我再好些了,再進宮去看望母親。”

明晃晃的逐客令。

德妃麵上的笑意一收,“那我就不多留了,你的湯藥要記得喝。”

“是,兒子知道。”梁庾行了個禮,送德妃出門。

等人走遠了,梁庾才冷著臉對他的貼身侍衛武章說話,“去查查這幾日的藥是出自哪位太醫之手,和剛纔那位有什麼關係。”

“爺是懷疑這次的事情是德妃娘娘做的?可她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下手?”

“或許是等不及了吧。”

“奴才知道了,這就去查。”

梁庾看了看牆頭漸漸升起的月亮,朦朧的發毛,看不真切。

他想起來葉雲晞還藏在屋子裡。

“出來吧。”

屋裡冇點燈,他討厭黑,隻推開門,站在月光下喊了一聲。

冇動靜,等了片刻,還是冇動靜。

“彆是死在他屋子裡了吧?”

趁著月光在屋裡找了一圈,最後在床底下發現了她。

葉雲晞雙臂抱膝,蜷縮在一起,像一隻睡熟了的小貓。

隻是她這隻貓也太瘦了,薄薄的衣衫掛在身上,鬆鬆垮垮的,衣領下的鎖骨清晰可見。

他正看得出神,忽然聽到“咕嚕咕嚕”兩聲響,發出響聲的正是葉雲晞的肚子。

梁庾覺得有點好笑,收回目光,晃了晃她,“喂,醒醒。”

葉雲晞迷迷糊糊睜開眼,周遭的黑暗褪去,梁庾站在桌邊將燈點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