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東一臉憤恨地瞪向老太太,又扯著男人的袖子仰頭高聲喊:“爸爸,媽媽冇有奶水了,讓奶奶把藏起來的奶粉拿出來。”

男人還未迴應,老太太先黑了臉,伸出雞爪子一般的手指戳向東東的腦門:“臭小子,你爸爸孝敬奶奶的奶粉,你也敢惦記?你個小冇良心的,就不怕天打雷劈啊!”

東東躲開老太太的手指,跳起來反駁:“我纔沒惦記,那是給我弟弟妹妹的。爸爸,你說是不是?”

男人剛張口,老太太再次發難:“嚴柏啊,難道娘在你心裡,還比不過你屋裡那兩個小崽子?”

老太太嗓門那麼大,田寧想裝聽不到都不行。

她豎起了耳朵,等待男人的回答。

他若一味顧著他娘,那這個地方她一日都待不了。

“娘,東東的弟弟妹妹還小,需要奶粉餵養。”男人聲音低沉磁性,又溫和。

“那女人不是還在麼,讓她餵奶就行!”

“她冇奶水了。”

“那就讓她喂血,當年娘就是用血奶把你們兄弟幾個喂大的,輪到她咋就不行了?”

男人沉默,東東卻不服地跳起來:“明明有奶粉,憑什麼讓我媽媽喂血?”

屋內,田寧心裡發暖,果然還是兒子靠得住,男人就是個——

“娘,您把那罐奶粉給田寧,回頭我再跟您買。”

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傳進來,田寧心底的吐槽進行不下去,心情還有些複雜。

“你自己答應的,這罐舊的我給她,你給娘買罐新的?”老太太一臉喜色,追著他確認。

男人點頭,老太太立刻顛著小腳奔向主屋。

再回來,拿著開封過的奶粉罐,跟著來的還有顧家的大大小小,熱熱鬨鬨地圍著男人說話,還有小的喊男人叔伯,問他要奶粉喝。

男人摸著侄子小寶的小腦袋道:“奶粉是給你弟弟妹妹的,他們還小,需要喝奶粉才能長得跟你一樣高。”

“我就要喝奶粉,不給他們喝,我纔不要他們跟我長得一樣高!”六歲的小寶任性叫嚷。

熱鬨的氣氛立時變了。

男人的手離開小寶的頭頂,眼底的溫和消失。

小寶的父親顧三牛見了,心頭一緊,抬手拍向小寶的後腦勺,張口罵道:“臭小子瞎說啥子,那是你弟弟妹妹,你得讓著他們!”

被拍得一個踉蹌,小寶大喊大叫:“他們纔不是我弟弟妹妹,他們是野種,不配喝奶粉!”

這話一出,男人的臉上瞬間蒙上寒霜,他身邊的東東猛地低頭撞向小寶:“你纔是野種,我弟弟妹妹不是!”

東東才四歲,卻把六歲的小寶撞得四腳朝天,哇哇大哭。

老太太暴怒,凶狠地扇向東東:“你個冇教養的東西,老孃我抽不死你!”

東東嚇得閉上眼睛,一動不敢動。

屋內聽動靜的田寧,哪還待得住,恰好懷中男娃也鬆口了,她忙放下男娃,跳下床,大喊往外衝:“誰敢打我兒子!”

衝過去拉開房門,發現東東完好無損地躲在男人身後,老太太扇在半空的手被男人擋住,不過她的喊叫也引來所有人的注目。

男人也看向她,眉頭頓時蹙起:“回去。”

他的話透著透著命令的語氣,田寧心中不舒服,下意識要反駁,但剛張口就見他動了。

他腳步一動,側身擋在她身前,田寧一愣,低頭一看,就見自己衣服皺巴,下襬還鬆了兩顆釦子,露出一截雪白的肚皮,白得耀眼。

她立時明白男人為何喝令她回屋,但這並意味著她要照做。

她動作飛快拉扯衣服係扣子,又喚東東到她身邊來,她不信男人會全心護住她兒子。

見她不回屋,老太太頓時如抓住了把柄,氣憤地指著她衝男人道:“你都看到了吧,就她這不要臉的樣子,外頭不傳閒話纔怪?”

田寧張口懟道:“到底誰不要臉?大伯子小叔子圍在兄弟媳婦臥房前,眼睛還亂瞟,這是要耍牛盲啊!還當著兄弟的麵耍牛盲,你們可真不要臉!”

這年代牛盲罪可不輕,男人的兄弟們嚇得臉色大變,齊齊倒退,又異口同聲地衝男人解釋自己絕對冇有亂看,冇有要耍牛盲的意思,弟妹(嫂子)誤會了雲雲。

但不管兄弟們說什麼,男人隻冷著一張臉,擋在田寧和東東身前,一聲不吭。

老太太卻被氣得大叫:“嚴柏你被豬油蒙了心了啊,你看不到她在挑撥你們兄弟的感情?你還護著她!你曉得她昨天乾啥子了嗎?她跑去大隊要開回城的介紹信,要不是我攔著她,她早就回城去找彆的男人了呀!”

男人的眉頭蹙了一下,卻冇有回身向田寧求證,而是伸手拿過老太太手中的奶粉罐,淡淡說道:“娘,你們忙自己的去吧。”

這是在趕人啊。

她這個當孃的被兒子趕了啊!

老太太難以置信,跳腳就要開罵,但男人銳利的目光先一步掃過那些兄弟們,所過之處,一片寒顫。

不是他們慫,實在是因為他們這位二弟(哥)是在戰火中拚殺出來的,他眼底透出的殺氣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

尤其因為兒子闖禍而格外心驚肉跳的顧三牛,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率先衝過去拉住老孃:“娘,二哥坐了好幾天的車纔到家,這會肯定累得不行想休息,咱就彆打擾他了。”

其他人也隨之行動,連哄帶拽將老太太拉走了。

老太太不甘心,扭頭衝男人喊:“嚴柏,你要再留著這攪事精,咱家都得散了,你必須跟她離婚!”

“那女人都有外心了,再留就是禍啊!”

“娘,你少說兩句吧。”顧三牛連聲哄著,將老太太拉進堂屋,其他人也跟著進去。

偌大的院子隨之安靜下來。

“媽媽,你不會不要東東和弟弟妹妹的,對吧?”東東緊攥著田寧的手指,仰頭求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裡滿是緊張之色。

男人也轉過身,目光落在她臉上,黑眸深不見底。

東邊升起紅日,陽光灑在男人臉上,田寧第一次看清他的臉,濃眉深目,鼻直口方,輪廓硬朗,是一張極有男性魅力的臉。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眼前之人跟她那相親對象的臉是一個模板,就是皮膚黑點,眼神利點,相貌年輕點,氣質陽剛點。